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老匹夫
        “大……大胆!”小疹子一惊,拦在太子面前,却被太子一把推开。

         “老头儿,你这么能耐你不早说,快教我!”太子呆完了之后一脸兴奋。

         “不拜师父我不教。”文御医扬起一张老脸。

         “行,您老是老大,徒儿给师父磕头了。”太子毫不含糊,跪倒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哦哟,这……这成何体统,文峻你胆大包天,太子将来可是九五之尊!”小疹子吓得声音发颤。

         “小疹子你咋呼啥,拜个师而已。他刘邦做皇帝之前,不也给别人磕过头,你哪来那么多弯弯绕。我拜师的事,你不准说出去,我要学会师父的本事,给乔漾那妞好好瞧瞧!”太子得意的一屁股坐下来,又啊呀一声跳起来,文峻仅仅治好了他脸上的伤,屁股还没来得及治。

         “既然是我徒弟了,丁卯就是你师兄了,今后你对丁卯可要客气点!”文峻贼贼的看着太子笑。

         “行,多大点事,师兄就就师兄……不对,老头师父,你难道是为了保护丁卯才收我这个徒弟?也不对啊,你既然这么厉害,又是丁卯的师父,你怎么不教他功夫?”

         “个人有资质,丁卯医术上有天赋,让他练功夫就差强人意了。”

         “行了,赶紧给我治屁股吧,疼死了。”太子说着脱了裤子撅起屁股对着文峻。

         “哼,我既然是你师父了,该对师父尊重一点。屁股不治!”文峻一脚踹在太子花白的大屁股上。

         “唉呦……”太子这次疼得嘴里嘶嘶灌风,小疹子心疼的哦哟哦哟不止,忙上来扶起太子。

         太子爬起来也不恼,缠着文峻要他教他功夫。

         “手伸出来,我看看你体内的真气运行如何?”文峻坐下来一本正经道。

         太子提了裤子,也不敢坐了,朝文峻伸出手腕。文峻探了一下太子的手脉,先是皱眉,继而展眉,又继而皱眉,如此反覆,似乎有什么让他犹疑不决。

         “有什么问题?”太子的手快伸的发酸。

         “你之前练的功夫是你太傅教的吧,那老匹夫功夫正统,循规蹈矩,你练他的心法倒也稳,不过,我发现你体内就在几个时辰前多了一股新的真气,这气吧……很古怪,不过却也不是邪气,老夫从未遇见这样怪的内息之气。”

         “奇了吧,这可是我另一个师父教的。”太子便将南门无芒的口诀和盘托出。

         “好!”文峻听完拍案而起,老脸因为兴奋而胀得通红。

         “师父,你这一惊一乍的吓死人。快说说,好在哪里?”

         “原来是南门小弟,老夫一直想会会他,他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嗯……这套心法不拘泥俗套,各股气也能相互调和,以气补气,天衣无缝。好,太好了!太子殿下,你先照着这心法好好练几天,到时候我再来教你功夫。这心法实在精妙,我得回去研究研究。”文峻说完不等太子反应,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老匹夫!骗了本太子三个头外加一套心法就这么走了!”太子跳起来指着文峻骂。

         “这老东西,竟然如此欺诳太子,太嚣张了!不过,太子您的脸倒是全好了,又跟前儿一样俊了。”小疹子凑上前来看着太子那张肥嘟嘟的脸喜滋滋。

         “少拍马屁,本太子不会照镜子要你来奉承,不过,我这张脸也就在母后和你的眼里才好看。”太子叹了口气,谁对他好,他还是能分辨的。

         “奴才哪敢跟皇后相提并论,殿下实在折杀奴才了。殿下,麻烦您趴下,我给您揉揉御臀吧。”

         “嗯,这个可以。”太子当即趴在了榻上,让小疹子给揉着屁股。小疹子下手轻柔,就像一块棉花那般说不出的舒服,太子渐渐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子时,太子一下子惊醒,他惦记着南门无芒的那句丑时练功,虽然距离丑时尚早,不过怕睡过了头,还是早作准备的好。小疹子在一旁的小榻上睡得呼噜连天,太子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宫殿。

         殿外月明如洗,空气清润。太子伸了一个懒腰,扭了扭屁股,发现他的御臀竟没那么疼了,又继续扭了扭,确定果然没那么疼,他欢快的跑了起来,虽然跑起来的时候一颠颠的比平时还是有些疼,不过比起之前走一步疼一下实在好了太多。

         太子一路跑到了御花园,那边有个假山,山上有个亭子,居高练功,是最佳的场所。路上有巡逻的卫兵,见了太子恭恭敬敬的立在一边,太子都让他们滚远点,这位卫兵中的不少人曾被太子拿来练手,吃了不少的苦头,让滚远点都巴不得的滚了。

         太子爬上了假山上的凉亭,他怕被人看见,折了一些树枝铺在凉亭中间石桌旁,他若打坐坐下,有桌子拦着很难被发现。

         “本太子竟然要做这种粗活,实在有损皇家体面。”胖太子自己嘀咕着。

         做这些的时候,太子闻到了一股香甜之味,那味道像是桂花糕,他一下子想起来白天也曾闻见过。距离丑时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太子好奇的四处嗅着,南门无芒告诉他要想飞檐走壁只要减肥即可,太子便连晚饭也未吃,此时食物的香味又勾起了他的食欲,他摸了摸从未亏待过的大肚腩,摇了摇头,心里说着忍忍就好。但那香味飘飘渺渺,似有若无,撩拨着他抓耳挠腮,要不就吃一点,吃一点点就行,太子嘿嘿笑着。

         决定找到香味的来源,再过去蹭几块糕吃,太子站在凉亭上伸了脖子四处嗅,最后确定味道来自月华宫。月华宫在御花园的最南端,凉亭在御花园的最北端,要走去月华宫,还不如就近回自己的太子宫拿些吃的。

         太子正准备回宫,突然看见从月华宫后院升起一股七彩的烟,像极了烟花,但是却没有烟花的破空响声,在这夜里十分安静,而且比起烟花的瞬间泯灭,那七彩烟却是一直发着光彩,光彩之中还有晶亮的星星点点,好看至极。随着那七彩烟的升起,空气中的香甜味道愈加浓烈。

         太子揉了揉鼻子,掉了头,朝月华宫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