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三师父
    “来得好!”乔漾竟然还有时间大笑,那笑声如银铃,在空旷的长街上十分悦耳好听。这次乔漾竟没有任何动作,直直的站着纹丝不动,眼看鞭子就快割到她美艳绝伦的脸庞,她身形倏忽一侧,那鞭子贴着她的脸往她的肩膀直削过去。

     安屏早就看出来太子手中马鞭的不同之处,外面裹着一层皮革,中间却是类似软剑材质的那种薄刃,刃口在皮革之下闪着若隐若现的寒芒。这要是被触到,定要血肉横飞了。眼见乔漾躲过了面门却躲不过肩膀,安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直恨自己太弱,在这危及关头,却帮不了乔漾。

     但乔漾接下来的表现,彻底让安屏折服了。乔漾在鞭子已经割破了肩上的一片衣角的情形下,猛然肩膀一收,整个人贴着鞭子翻了一个圈,如风中的纸风车一般。

     “好!”安屏忍不住叫出声。但另一声叫好盖过了她的声音,出自马上的胖太子。

     “太子弟弟,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见了姐姐就动手!”乔漾娇嗔着原地跺脚。

     “小漾,这不能怪我,谁让你这么招人恨!你可别对我撒娇,在太后面前管用,在本太子面前白搭。”胖太子说着翻身下了马。

     “太子弟弟,你的笑里藏刀神鞭大有精进啊,差点姐姐就要变成你鞭下的一缕香魂了。”

     “呸!小漾,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还香魂呢,死鬼就是死鬼。我问你,上次你去见太后,太后是不是把她的那把明剑给了你?你要识趣最好转给我,我拿翡翠琉璃灯跟你交换。”

     “不行!”乔漾答得干脆利落。

     “你……你行啊,从小就跟我抢太后的东西,我抢不过你,我认命,行了吧!不过你让你那个爹最好注意点,太嚣张了惹人讨厌。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胖太子哼哼了几声,上了马,一路呼啸而去。

     等太子走远,安屏从街角里钻出来,眼中闪着明亮的小星星,无比崇拜的盯着乔漾。

     “是不是对我五体投地!”乔漾一扬脖子,“真没想到南门大师的鱼逃功这么厉害!”

     “师……师父,三师父,你收我为徒吧!”安屏噗通跪了下去。

     “安屏你没吃错药吧,我怎么能做你的师父!”乔漾虽然嘴上拒绝,却掩饰不住张狂。

     “姐姐,师父,你就收了我吧,你实在太厉害了!”安屏找不到恭维的词了,她心里满满的仰慕,话到了嘴边却不顺溜了。

     “我考虑考虑!”乔漾装模作样。

     “别考虑了,师父,我保证勤加练习,不给你丢脸。”这是第三个师父了,安屏生怕再遭拒绝。

     “好吧,谁让我心软呢,何况你粽子姐姐还让我教你敛气术,我就勉为我难的收你做个徒弟!……可是,你为什么叫我三师父?我听错了?”

     “广粽是大师父,南门大师是二师父,姐姐就是三师父了。”安屏决定不再隐瞒了,将南门无芒要传授她功夫的事都说了,既然乔漾已经收了她这个徒弟,今后出糗在所难免,还不如现在坦白,免得以后乔漾抱怨她太笨。

     “你怎么不早说!”乔漾听完很生气,原地砸着双掌团团转。

     “姐姐师父,我怕我说了你会嫌弃我资质差,不肯收我。”安屏又要哭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一千两银子就能换到南门大师一样绝招,让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啊,安屏,你早说我就能跟南门大师多学几招了。”乔漾无比懊恼。

     “我……”安屏语塞。

     “行了,回掉鼻子楼再说吧。”

     俩人晃荡到掉鼻子楼,一个中年男人气汹汹的堵在门口:“小漾,你给我说清楚,楼家要退婚,这是什么个事!”

     “爹你别管了!”乔漾一甩脸,往里走。

     安屏想,这位大概就是乔漾的爹,正二品太尉乔烽了。

     乔烽见乔漾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把抓过乔漾的后脖领子:“小漾,跟爹去楼家道歉,婚姻大事,哪能儿戏!”

     “爹,你放开我,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说了算!”乔漾挣扎,却似乎很难挣脱乔烽铁钳一样的爪子。

     “哼,这真是反了,这个家说话的人是我!”乔烽人高马大,力气也大,已经将乔漾拖出去十几米。

     “放开我女儿!”突然一声娇喝,广粽拿着炒菜大勺出现在酒楼门口。

     “夫人,你来得正好,你快劝劝小漾,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楼公子,楼家非要闹退婚!”乔烽一见到广粽语气立马就软了。

     “不劝!女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嫁人我养着。你堂堂太尉不为自己女儿做主,跑去舔楼家的脚,他们楼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这几年来,我养着你们太尉府一家,还要养着他们楼家,你乔烽真以为我前世欠你的!你放开我女儿!”

     “你……”乔烽好一顿被呛,脸红脖子粗。此时掉鼻子楼里的食客都围了出来,外加大街上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人。

     “乔烽,我再说一次,放开我的女儿!”广粽一句一顿,掷地有声。

     “行,我放,夫人,小漾,你们好好考虑考虑,楼公子堂堂人才,这门亲事不能就这么退了。”乔烽咬牙咽着上涌的怒气,放开了乔漾,一摔袖子上了旁边的官轿。

     “行了行了,都散了!”广粽对着四周的人挥着大勺。

     安屏一直站在门口,见乔漾又活蹦乱跳了,悬着的心才放下,她正准备跟上广粽,突然看见街对面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往掉鼻子楼这边张望,她咦了一声,想看清楚他们要做什么,那几人又突然不见了,以如此快的速度消失,安屏还以为自己眼花,便没有往心里去。

     乔漾说的竹林,果然幽静,虽然与掉鼻子楼近在咫尺,却丝毫不闻酒楼内的喧闹声。安屏迫不及待的要学鱼逃,乔漾却让她从基本的功夫开始:“安屏,你不是没有资质,是缺乏基础,从现在开始你要站三天的马步,站稳了,我才教你基本的步法。练马步的同时,你要学敛气术,两样结合,相得益彰。”

     “嗯。”安屏很服气,她本来就毫无基础,乔漾的话字字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