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二师父
        “别告诉我你舍不得银子。”南门无芒抱着手臂,冷冷的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安屏。

         “我一个穷光蛋,哪有那么多银子!”安屏还以为面前是个好人,原来所谓的江湖豪侠都是骗人的,人人皆为利往才是王道。

         “你穷?呵,小妹妹,你荷包里那三块宝石颗颗价值连城,我南门无芒可从未见过如此豪阔的穷光蛋!”

         南门无芒的话提醒了安屏,她纠结了一下,取出了一颗宝石递到南门无芒面前:“给你,算是救我一命的报酬。”

         “我要蓝色的那一颗!”南门无芒不接,指着安屏的荷包。

         “绿色的不是更好看吗,要不给你红色的?”安屏最喜欢蓝色的那一块,她很不舍得,跟南门无芒讨起价来。

         “我就要蓝色!”南门无芒加重了语气,安屏吓了一跳,她揣度了一下,如果不给他蓝色的,说不定人家会硬抢,就凭南门无芒以掌气定住鞭子的那一手,对付她这个连三脚猫功夫都不具备的小瘦子还不是轻而易举!

         安屏一咬牙将绿宝石换成了蓝宝石,递给了南门无芒。

         “你是看中了我荷包里的宝石才救我的?”安屏迟疑了一下问。

         “不然我凭什么救你?”南门无芒迎着太阳欣赏起手中的宝石,对安屏的问题很不屑。

         “我还以为你是个大侠!”安屏垂头丧气的坐到林中一块石头上。

         “这块宝石可以值银万两,我也不占你便宜,剩下的九千两我教你九招功夫。”南门无芒收起了宝石,不理会安屏的什么大侠不大侠,兀自道。

         听到功夫两个字,安屏来了精神,这对于她来说足够实惠,反正她还有两颗宝石,吃喝是不愁了。

         “你可以教我什么?”安屏一脸兴奋的站起来。

         “你想学什么?”

         “杀人!”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这是安屏念念在兹的心事。

         “哼,自保都成问题还想杀人!”

         “你不教?”

         “杀人不需要人来教,下个毒也能杀人。我时间不多,不跟你啰嗦了,今天先教你一招叫鱼逃,改日我有了时间再教你剩下的几招。你看好了!”南门无芒说完,身子如水中的游鱼,滑脱游走不定,安屏一边看一边依样画葫芦,却哪里学得会,她一着急,流了一脸的眼泪,抽抽噎噎。

         “二师父你慢一点,呜呜……你能不能慢一点!”安屏手脚都搅到了一起,姿势十分别扭,好几次差点被自己绊倒。

         “蠢,真蠢!看你的身形,还以为你有资质。”南门无芒停了下来,一脸的怒气,“还有,别叫我师父,我们之间是买卖的关系,你花银子买我的功夫,如此而已。对了,我为什么是二师父?”

         “因为我还有一个师父,你自然就是二师父。”安屏指的是广粽,她狠狠的擤了一把鼻涕,她也觉得自己实在蠢,简直蠢透了,南门无芒的这套功夫看起来一点都不难,偏偏她怎么比划都不对。

         “看来你那个师父也是个蠢人,才教出你这么蠢的徒弟!你看好了,眼睛要始终守住一个中心,比如那颗石头,比如那棵树都行,选准了,手和脚便绕着那个中心摆动,但是不能乱,手脚要一致,还有中心要守不要定,定死了你也死定了,要根据对方对你的攻击,随时调整你的中心,要让对方无法琢磨,就像水中的鱼儿一样,不能让人猜到你下一秒的动向,懂了吗?”

         “不懂!”安屏本想反驳南门无芒开头的那句话,不过南门无芒根本不给她反驳机会,她只好咽了下去。广粽才不蠢,因为人家广粽压根还没收她这个徒弟!

         “唉……我要教不会你,我也是个蠢师父了,不对,我不是你师父。你带了纸笔没有,我给你画个图,你回去照着练上一个月再来见我。”

         “没有。”安屏心想谁没事带着纸笔上路,她又不是秀才。

         “唉……”南门无芒又是一声长叹,眼睛瞄到安屏腰上的匕首,一把拔了出来,见了匕刃咦了一声道:“黑匕首!小妹妹,你小小年纪怎会有这样的宝物!嗯……看来你来头不小。”

         “二师父,我的名字不叫小妹妹,我叫安屏。”安屏对于南门无芒随便动她身上的东西生出了反感,但又不敢得罪他。

         “安屏,不准叫我师父!”南门无芒喝了一声,不理会安屏的脸色,走到一颗树前,用匕首削了一块树皮下来,接着在树皮上刻上了一副图,标识了手脚如何协调动作。

         安屏坐在石头上抹着眼泪,她活这么大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打击,从前父母让她学什么她可都是一学就会的,就连识字都是从学堂偷学来的,甚至比邻居家正经上学堂的大狗哥哥都学得好,为什么现在学起功夫会这么差劲!在南门无芒面前,她卑微的几乎抬不起头来。

         “行了,你就照着这图好好练,如果一个月之后你还学不会,我南门无芒此生再不教人功夫!”南门无芒将树皮和匕首交到安屏手中。

         “你……”安屏再也受不了如此大的奚落,哇就哭了。什么叫此生再不教人功夫,这不明摆着说她够蠢够笨,让人家丧失了收徒的信心了吗!

         “女孩子真烦人,只知道哭!”南门无芒嗤了一声,不再理会安屏,朝林子外走去。

         “南门师父!可找到你了!”乔漾抱着一堆包子拦住了南门无芒的去路。

         南门无芒不客气的接到手中,坐到林子里吃了起来。乔漾看见安屏却视而不见,喜滋滋的绕着南门无芒打转。安屏此时也饿了,走了过去,从南门无芒的怀中拿起俩个包子就吃,南门无芒任她去。

         “小漾姐姐,那个胖子没追来吧。”安屏想起坐在马上挥着鞭子的白胖子。

         “妹妹,你可闯了大祸了,那个小胖子是当今太子,他的人正四处搜你们呢!”

         “太……太子,那不是死定了!”安屏心里一凉,包子也咽不下去了。

         “放心吧,太子要找的人是我不是你,你算哪根葱。”南门无芒道。

         安屏想了想也对,当时得罪太子的可不是她。所谓冤有头,债有主。

         “南门师父,你准备教我什么功夫?”乔漾直奔她的目的。

         “鱼逃。”

         安屏咧了一下嘴,这南门无芒真省事,教人的功夫不带变样的。

         “好哇,快点教我。”乔漾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功夫,但一脸的兴奋。

         “嗯,你看好了。”南门无芒站起来,演练了一遍,乔漾在旁边比划,却是有模有样。

         “这功夫是用来逃命的吗,这个我喜欢!”乔漾的领悟力非同一般,安屏看着俩人的动作几乎差不离,她又是一阵难过。

         “嗯,你掌握的很到位,回去好好练,半个月你就能学会。”南门无芒看也不看安屏一眼,拾起石头上未吃完的包子,出了树林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