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小疹子
        “先收银子!”

         “本太子身上哪会带银子,南门师父你放心,你的银子绝少不了。快快,本太子还赶着回宫,你先把功夫教给我。”

         “我南门无芒从不赊账。”

         “这可如何是好……”胖太子原地打转。

         “你脖子上的那块玉不错,我可以考虑勉强收下做个抵押。”

         “这你都能看到!”胖太子脖子上的确有块玉,叫福鱼玉,琢成鱼的形状,他从一出生就随身佩戴不曾一日离过。那福鱼玉差不多有半块手掌大小,离脖子近了胖太子嫌各应,便把绳子放长,所以穿着几层衣服,从外头根本见不着那块玉,这南门无芒可真神了!

         “胖子,我也赶时间,你要舍不得,就当没见过我。”南门无芒说着要走。

         “别啊,我哪里舍不得。”胖太子其实的确有些不舍,虽然他一直不喜欢这块玉,嫌带着麻烦,但毕竟是每天睁眼闭眼都摸得着的,一时离了,好像身上缺了块肉。不过,为了能有朝一日打过乔漾,胖太子咬了牙,果断的取了下来,递给了南门无芒。

         “嗯,是块不错的玉,琢工精致,玉质上乘,能值个千把两。”南门无芒拿着那块玉左看右看。

         “南门师父,你快教我功夫吧。”胖太子有些急了,他若回去晚了皇后就要喋喋不休了,他最烦他母后这一点,但没办法,谁让他是她儿子呢。

         “你想学什么?”

         “跟你一样,飞檐走壁!还有定物术!”胖太子不假思索。

         “学轻功很简单,你回去减减肥,当你的肚子缩小一半的时候,你也能飞起来。另外我再教你一套内功心法,你每天丑时起床,在屋顶上练一个时辰,坚持下去,以你的资质,过了三四年,你也能隔空定物。”当下南门无芒说了几十句口诀。

         “嗯,我记住了。”胖太子一脸了然。

         “果然好资质,我只说一遍就能记牢。行了,下次有缘再见吧,到时候你带够银子来赎你的玉。”南门无芒一声大笑,冲天而去。

         “以心逆气,气走四骸,以眼观息,息明若无……”胖太子一路念着南门无芒教他的口诀,越念越高兴,早把他的福鱼玉给抛到脑后,连何时拿银子来赎他的玉都忘了。

         跟小疹子汇合后,胖太子一脸的志得意满。

         “殿下,你遇着啥好事了,看把你高兴的。”小疹子上前奉承。小疹子并不小,非则不小,还足够老,老得足以让胖太子叫一声爷爷,但胖太子喜欢叫他小疹子,因为小疹子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疹子,胖太子对宫里的太监过脸即忘,除了小疹子,那张脸太过于特色,太子记事开始就点名让小疹子做了近身太监,那时小疹子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太监,处处不受待见,跟了太子之后可谓飞黄腾达,除了大太监隆齐,其它的同行们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疹爷!疹爷受了太子的信任,办事也尽心尽力,他跟太子之间的关系一句话就是如鱼得水。

         “我可遇到高人了,小疹子,过不久本太子就能打败乔漾那个婆娘,哼,小妮子跟我斗!”胖太子目前就这点出息了。

         “恭喜太子,贺喜太子!”小疹子一张老脸笑成一朵老菊花,当主子高兴的时候,做奴才的应该表现的比主子还要高兴,这就是疹爷几十年来的为奴之道。

         “行了,赶紧回宫吧。”胖太子一挥手,一行人朝皇宫而去。

         到了乾午门,太子一行人正要进去,一个老胖子从乾午门里走了出来。

         “哦哟,这不是咸大人吗!”小疹子见那个老胖子,忙上前做了一个揖。老胖子名叫咸祝守,是个三品的文官,现任翰林学士。

         “哦哟,是疹爷,疹爷吉祥,太子吉祥!”咸祝守先吉祥了疹爷,再吉祥太子,把疹爷吓得脸色铁青,这主仆都给颠倒了,成何体统。

         “哪来的老胖子,让开让开,本太子要进去。”胖太子可不是傻子,给他脸色,他还有脸色呢!

         “呵呵,太子殿下请,不过这进乾午门骑着马可不好进,门槛高,小心折了马蹄子。”咸祝守说完扬长而去。

         “他叫什么来着?”胖太子发了火,敢在他面前嚣张除了乔漾,这人是第二个!

         “太子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小疹子面露难色。

         “我问你他叫什么?当的什么官?”

         “他是翰林学士,叫咸祝守,听说这位咸大人快要升枢密使,很多人都在巴结他,咸大人现在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小疹子满头是汗,话说得小心翼翼,他既想讨好太子又不想得罪咸祝守。

         “原来是个咸猪手,哼!”胖太子对他父皇跟前的红人多少还是忌惮的,他心里火,在这外头他可不好说什么,打马就要跨过乾午门。那马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到了门口突然不肯进了,胖太子本来肚子里有火,这马又跟他过不去,他一恼,狠狠的带了一把马缰绳,又用鞭子甩了马一屁股,太子那鞭子可不是普通的马鞭,马的屁股上立即多了一道血口子。

         “呜哟哟……”那马吃痛叫了起来,无法只能勉强跨过门槛,两只前蹄是过去了,但两只后蹄子刚刚离地,前蹄子突然一歪,整个马的身子往前纵去,竟摔倒在了乾午门上。

         胖太子当然也没好的,整个人倒翻了出去,还好他有武功底子,不至于摔得太惨,但也好不了哪里去,大肥屁股结结实实的撞在青石路上,麻钝钝的痛感从屁股一直传到他的肥脑袋上,胖太子龇牙咧嘴。

         “殿下……奴才该死,没照顾好您!”小疹子吓得眼泪汪汪,忙上去扶起太子。

         “别碰我,让我坐一会儿。”胖太子一动,那屁股就火辣辣的疼。

         “你们俩个快去叫御医!”小疹子指着俩个御林军。

         “行了,什么破御医,不准叫。”胖太子却制止了。

         “殿下,您这伤可得医啊。”小疹子不明白太子的意思。

         “我说不准叫就不准叫,小疹子,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胖太子眼睛一瞪。

         “奴才哪里敢哟,这不是为您担心吗。哦哟,太子,您脖子上的玉呢?”小疹子帮忙揉着太子摔疼的屁股,靠的近了,这才注意到太子脖子上少了红色的用来挂玉的绳子,惊得他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