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9章
        方梓默看到房间里那个熟悉的背影时,不知道为什么眼角一酸,眼泪差点就流了出来。

         明明她来的路上还不是这样的,但这会才看了他一眼为什么心里就有无穷无尽的委屈?

         她吸了吸鼻子,低着头默然不语的走了进去。

         警务人员把门关了上去,笔直站在门口盯着屋里的两个人,态度认真,一有不对就准备出手。

         江樾听到声音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神落在低着头的方梓默上,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总觉得才一天过去,她消瘦了很多,也有些狼狈。

         他心中一痛,但脸上还是扬起了笑容:“梓默儿,怎么不抬头?你不喜欢我来看你?难不成你还像电视剧中演的一样,不想让心爱之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幕?还是——”江樾笑容淡了一瞬,看着掉落在地面的泪水,“在偷偷哭?”

         方梓默没有理他,就站在离江樾几步开外的地方,低着头,任由泪水静静掉落。

         江樾叹一口气,走上前,手扶上她的脸,抬起她的头。

         她确实在哭,但哭的很平静。泪水静静的从眼眶中掉落,可五官依旧那样平平淡淡的。

         看到这一幕,江樾心更疼了,用指腹轻轻擦去她的泪水,越擦越多,他无奈的笑着哄道:“别哭了,哭的我都想哭了。”

         方梓默看着他的笑脸,吸了一口气,凭借着强大的情绪控制能力,勉强止住了泪意。她抬起手臂擦了眼泪:“酥酥怎么样了?”

         “还没有醒。”他话头一转,神色自然的撒谎,“不过医生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所以你不要太担心。”

         “真的?”

         “真的,幸亏她没吃多少,所以没有那么严重。”

         “那我爸妈呢?”方梓默这会情绪平静了下来,可眼中的担心掩盖不住,“他们有没有事?”

         “放心,你出事第一时间杨姐就安慰了两个老人家,我来见你之前也和他们通过电话,他们让你在里面这几天要好好照顾自己,让你不要担心他们。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他们一定相信你的。”房间里还有人在守着,江樾只能轻柔的摸摸方梓默的头,“我也相信你。”

         方梓默眼眶又是忍不住一红:“我知道。”

         “外面的事情你就不要想了,有我们,你放心就好。”江樾看着她眼底的黑眼圈,心疼道,“你不是最喜欢发呆吗?这几天就当放假,好好发呆,想点剧本的事也好,想点开心的事也行,这些事情交给我,我会想办法的。”

         “探视时间结束。”站在门口的人打开房门,方梓默依依不舍的看了江樾一眼。

         “去吧。”江樾笑了,“我会早早接你回家的。”

         **

         江樾从警局出来,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

         记者不敢在门口待着,站在警局的对面,对着刚刚出来的江樾一个劲的拍照,如果不是这里地点特殊,他们一定跑过来堵住江樾问几个问题,来博版面。

         江樾对记者们完全不理会,走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樾哥,默姐她还好吗?”驾驶座的江乾问道

         他没有回答,吩咐道:“回杭州。”

         “回杭州?”江乾一愣,心想这个节骨眼回杭州也没有任何办法啊,不过看江樾的神色,也不敢多问,开着车往高速口去。

         江樾摘了帽子,打了个电话。

         “这次谢谢你了。”

         “不用,怎么说我们以前还是好兄弟,能帮就帮了。不过我也只能帮到这个地步了。”昨天江樾联系的人笑着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吧,找你家老爷子,也就一句话的事。我知道你们关系很差,不过你们身上留的血都是一样的,你爷爷也就你这么一个孙子。人老了,多多少少都会想着家人。”

         江樾低着头想了一会,之前他在脑中还一直不确定要不要真的去找他爷爷。但是见了方梓默这一面,他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于是问道:“我家老爷子还和以前一样吗?”

         “都十多年了怎么可能会一样?”那边笑道,“江老前不久刚刚退了下来,带着你奶奶和几个下人到了杭州,住进了以前的老房子。”

         江樾听了有些讶异。他和爷爷十多年没有来往,这些事情从来没有主动去了解过,而且还是故意疏远自然不知道。不过想想爷爷的年纪,确实也该退休了,只是怎么不待着北京,回了杭州?

         “总之我知道也就是这些。”那边传来敲门声,“我这边有事,就先这样吧。”

         “好,有时间一起出来吃个饭。”江樾也就挂了电话,想着事情神色不明。

         几个小时后,江樾到家,江妈妈听到声音,心急火燎的从别墅里跑了出来。

         “梓默的事情怎么样了?”江妈妈保养的很好,上了年纪皮肤虽有皱纹,但依旧风韵留存。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希望自家儿子早点结婚生子,可事与愿违,儿子的女朋友们都纷纷离开,时隔三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姑娘,却又摊上这么一件大事,她心里急的呦。

         江樾没有心情像往常一样逗他母亲几句,言简意赅道:“有点复杂。”

         江妈妈拖着儿子进了门,一边给他倒茶,一边叹了口气。

         江樾又说:“我打算找爷爷。”

         她一惊,一壶水全部倒在了茶几上,热气腾腾:“你说什么?”语气尖锐,不敢置信。

         江樾重复了一遍,末了道:“这是最快的方法了,梓默在里面受苦,我不能再拖。”

         江妈妈心都吓的一跳一跳的,拿了纸巾一张张摊在茶几上:“你爷爷这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就算去了也没用。”

         他放低了声音,有些颓废的躺进沙发:“总要试试才知道。”

         “试有用?你当初求他见你爸最后一面,他都不答应!你觉得他会答应帮你救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人?”江妈妈想起往事,心里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一把就将面巾纸甩在地上,语气控制不了的往上飙,“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坐视不管,你还想让他管别人?可能吗!你爷爷的心,可都是铁做的,硬的不得了!”

         他沉默着没有接话。

         他爷爷江国梁只有他爸爸一个儿子,从小对唯一的儿子要求严厉,而且希望儿子能从政。可惜江爸爸长大后没有听从江爷爷的安排,反而阴差阳错下对地质学感兴趣,卯足了劲瞒着家人当个地质人员常年在外奔波,交流未果后,气的江爷爷和江爸爸断绝了关系。这还不算完,江爷爷气氛难平,私底下让人为难江爸爸,让江爸爸去的都是条件最差的地域,希望江爸爸知难而退。

         可江爸爸不仅没有知难而退,反而享受这样的生活,机缘巧合之下又认识了江妈妈,江妈妈是个农村的孩子,江爷爷不认这媳妇。不过两人本来就断了父子关系,江爸爸自己娶了妻子,生下了江樾。

         江樾出生后,江爷爷倒是对他很不错,经常让下人在寒暑假接过来,自己亲自指导,把对儿子的期望寄托在了孙子身上。

         江樾十几岁的时候,因为常年在最为恶劣的地方待着,江爸爸身体出了问题,而且手术失败,没有抢救过来。江爸爸手术前一直想见江爷爷一面,江樾去求爷爷来看爸爸一眼,然而爷爷依旧记得当年的事情,狠下心一面不见。

         因为这件事情,江樾和江妈妈彻底失望,再加上江樾高考后果断学习音乐,偏离了爷爷寄托在他身上从政的梦醒,两人大吵一架,彻底断绝关系,十多年来两方都一直没有联系过。

         这样的亲人,比陌生人还不如。去找人帮忙不就是把自己送上去让人践踏吗?

         平静了一下,为着自己的儿子考虑,江妈妈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还是不要白跑一趟了,求你爷爷还不如去求菩萨呢!我都可以预见到结果了,要么你爷爷就是不同意,要么有条件和你交换。交换的条件就是那几个,无非就是让你退出娱乐圈离开梓默那孩子,然后把后半生任由他摆布,你真要这样的生活?梓默那孩子知道真实情况的话也不想你这样。”

         江樾依旧低着头沉默,脸上的神色阴郁着。

         这是她儿子,他想什么她也能猜出个几分,于是叹气:“腿长在你身上,我也干预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妈。”江樾抬头笑了笑,有几分寂寥,“我还是得去试试,不同意我想其他办法就是。如果爷爷真的用条件交换的话,事后想点办法反悔就是。”

         江妈妈摇摇头:“你啊,说的那么容易。你爷爷人生经历比你丰富,你和他比也是不够看的,事后想点办法反悔有那么容易?”她看着儿子的神情,突然气馁的摆摆手,“算了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反正送上门去让人打脸的也不是我。”

         江樾笑笑,起身到自己房间整理了一下,就出门按照老房子的地址找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