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8章
        在江樾和方梓默得知严馨彤杀了严兰的三天之后,神通广大的媒体不知道从何处得到了消息,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严馨彤用y女星替代。

         这消息一出,人们纷纷猜测y女星是严馨彤,毕竟她和严兰的母女关系在不久前的音频中暴露的彻彻底底,大家愤懑之余也有不少人表示可怜严馨彤。

         乖小孩:其实想想严也挺可怜的,在那种家庭环境下长大,我想都不敢想。以前我还羡慕她呢,漂亮身材好演戏又不赖,但现在想想我比她幸运多了,至少我爸妈对我真的很好。大家也不要骂她了,她也有难言之隐啊。

         滚远点:靠!圣母又出来了?她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她和她妈的事情明显两个人都有错好么!她结果一怒之下将人给杀人还藏进了冰箱,这种人居然还有人替她觉得可怜?我三观都要被你们这些圣母刷新了。反正严婊一生黑,希望警察快点抓住她,不要再出来害人了!娱乐圈第一个弑母的人严婊是头一个,她的事情肯定会成为娱乐圈最大的笑柄永远留存的。大家也别来洗地了,难看!严婊犯的可是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罪!你们怎么洗都洗不白的!

         乖小孩:我哪里有洗白严馨彤?我只是说换位思考的话无论谁在那样的家庭情况下长大都有可能心理有问题啊,你和心理有问题的人计较什么?她犯了法是该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你们也不能这样骂她啊。这个世界上坏人本来就是一面让人痛恨一面让人可怜的啊。

         滚远点:还乖小孩,我看神经病吧。心理有问题和杀人有必然关系?在那种情况下长大的人比你这乖小孩知道的要多得多,里面还有一些出人头地造福全人类呢,要不要我给举例子?小学生就不要上来丢人现眼了。反正在我这里杀人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更何况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把我们网友甩的团团转的严婊?

         同意“滚远点”观点的网友占绝大多数,在愤懑之余持像“乖小孩”观点的便被大家围攻,各种冷嘲热讽占据微博天涯贴吧等各大头条。

         江樾和方梓默不太关心这些网上的事情。

         爷爷告知严馨彤事情的前几天,他们还会多加小心,出入都有公司配的保安,防止严馨彤盛怒之中的报复。

         可渐渐的,半个月过去了,《横漂》已经快要杀青,严馨彤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因此也渐渐放下了警惕,开始全身心投入繁忙的工作之中。

         江樾杀青之后无疑要开始全面准备全球演唱会,大大小小将近一百多场,历时一年多。在演戏期间,他一面演戏一面在隔壁房间练舞练歌,一天之后累的晚上洗漱完一沾到枕头便睡着了。

         而方梓默这边下一部戏却还没有着落,各大导演送到杨姐手上的剧本不少,可是她个人都不是很满意。出道时,不管什么剧本什么角色她都演,可是现在她只演有感情共鸣的角色。

         将全部剧本都否决后,方梓默突然间问道:“麦尔导演准备的那部以在美国奋斗的亚洲女人为视角的电影有消息了吗?”

         麦尔导演是好莱坞的名导,他的影片制作精良,除了早年的练手作外,其他的作品无一例外获得了好莱坞最佳影片,因此无数明星十分渴望能够加入他的团队。

         更不用说将麦尔导演的影片全部珍藏在家的方梓默。可是麦尔是美国导演,出的电影自然以美国人为主,他们这些华人明星除了路人甲几乎没有角色。但是根据她在美国认识的人爆料说麦尔一年之前就在准备一部电影剧本,首次以亚洲女人为剧本主角。这灵感的来源,便来自于麦尔导演的爱人——一名华裔女性。

         这事情方梓默已经关注了一年有余,可是好莱坞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杨姐也听说过,闻言摇摇头:“没有消息。”她又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方梓默,“梓默,你不能为这部一点影儿都没有的电影推掉所有剧本去等啊。”

         “不是。”方梓默看着那些剧本摇摇头。

         如果国内有好的剧本,她当然会点头,可问题是到手剧本的质量根本就不过关。好的导演和编剧也就那么几个,他们的产出也是极小的。

         杨姐也知道她的意思,商量着:“那先不接戏?有几个代言商已经找你很久了,这段时间你可以拍拍广告,剧本再慢慢挑好了。”

         方梓默想了想,点点头,事情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三天之后,经历了无数波折的《横漂之路》正式杀青,当天晚上大家就在离剧组不远的地方召开了杀青宴。

         李图从那天后消沉了几天,然后在一夜之间突然间恢复到以前的状态,私下和江樾道了歉,两个人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但要像之前一样也是不可能了。

         他们两个是宴会的主力选手,你一句我一句就将气氛轻而易举的炒热,每个人都被她们忽悠的一杯酒一杯酒下肚,连方梓默和曲酥两个人都喝的不少。

         方梓默醉了之后反应更慢更迟钝,江樾有时候问她一句话,她都要愣愣的看着他,看很久才明白他在说什么,然后又要花很久的事情在脑海里搜刮语言告诉他答案。

         这是江樾第一次看到醉后的方梓默,他觉得有趣极了。这样的她像足了他以前养过的一只银狐,他那时候突发奇想给银狐喂了一点红酒,醉了后的银狐也是这样的。他拿了银狐最喜欢吃的奶酪,放在银狐嘴边,它便用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你,呆了半响才接过奶酪,然后两只爪子拿着奶酪硬是不知道拿进嘴里去吃。

         江樾的眼神柔的都能挤出水了,他抬起手摸了默方梓默的头,另外一只拿过她手里的酒杯,然后让倒了一杯果汁给她。

         方梓默也不知道杯子里是什么,他给了她就接过,然后看看他,又看看果汁,看看他,又看看果汁……以此循环往复。

         醉后,她的眼里就像蒙了一层水雾,看起来就是涉世未深懵懵懂懂的小丫头。

         江樾眼神都变了,声音变的嘶哑,在她耳边恶狠狠地小声道:“晚上再收拾你!”

         方梓默眨眨眼睛,偏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能用乱成一片的脑子想出这话代表的深层次含义。

         江樾不再看她,继续和众人开开心心的拼酒。

         而方梓默就坐在旁边,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手里紧紧握着酒杯,认真的偏着头,看着江樾喝酒说话。

         方梓默另一边的曲酥也喝醉了,她无比的闹腾,一把过来拦腰抱住方梓默的腰,把头搁在她的右肩,哭的一脸鼻涕:“妈……你不要再给我煮汤了嘛,我都变胖了呜呜呜,变胖了我就不能在镜头里美美美的了,妈妈你真坏,你赔我的好身材。可是你煮的汤好好喝啊,我还想喝,还要喝很多很多。”

         方梓默看看自己右肩上毛茸茸的动物,有些好奇她在干嘛。她犹豫的伸手戳了戳曲酥的头,戳了一下没反应,然后再用力的戳了一下。

         曲酥痛的捂住头,瞪大双眼,眼泪一滴滴往下落:“妈,你为什么又要打我,我都夸你煮的汤好喝了!”

         听到动静的江樾转过头来,看着这一幕哭笑不得,他连忙将曲酥的手从方梓默身上拿开,然后一把抓住方梓默又想去戳头的手。

         结果这边刚好,那边曲酥的一双手又跟了过来,抱着方梓默不放,一边恶狠狠的对江樾龇牙咧嘴:“不许和我抢妈妈!你这个坏爸爸!”

         江樾嘴角抽动:“……”

         卧槽,谁是你爸!

         他当即眼神一扫,看向对面:“张正宇!把你家曲酥给我带走!”

         张正宇:“……”

         曲酥不是他的,不过他也没纠正江樾的话,起身走到曲酥旁边,犹豫了半响,尽量不碰到其他敏感区域的把曲酥从方梓默身上剥了下来。

         曲酥当即大哭着挣扎:“你个坏人放开我!放开我!”

         张正宇忍受着曲酥的拳打脚踢,一张脸没什么波动的将她带走了。

         曲酥依旧在挣扎,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大门的门,对着里头声嘶力竭道:“爸爸妈妈救救酥酥啊!酥酥要被坏人拐走了!”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

         这回,张正宇和江樾的嘴角一起抽了抽,然后张正宇不由分说的将曲酥给提走了。

         杀青宴现场不止是方梓默和曲酥两个人醉了,其他人也醉倒了一大片。有些就静静的趴在桌子上,有些人躲在桌子下,有些坐在凳子边,有些人大哭大笑大骂大叫,还有一个胖嘟嘟的男人居然当众跳起了钢管舞。

         演职人员醉倒之后也颇有一番艺术性啊,江樾甩甩头,一手牢牢将方梓默单手抱在怀里往停车库走去。

         两个人的助理提着东西跟在后面。

         外头路灯很亮,灯火通明,可是路上没有多少行人。

         他们是一起来的,车就停在路边。

         江樾今夜也喝了很多,但和方梓默相反,脑海非常清醒,可是四肢却有些不受控制的虚晃。

         两人助理在后面看的心惊胆战的,但是又不敢从江樾怀里抢人,于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四人离车越来越近了,江樾的助理率先跑过去开门。

         小雯跟在后面,突然间包里的手机响起,她停下脚步在包里摸索手机。

         就在这时,藏在车后带着帽子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严馨彤突然间朝方梓默冲了出来。

         江樾的助理在开车门,小雯在摸手机,方梓默醉的反应迟钝到极限,就像一只提线木偶没有办法思考。

         唯独江樾脑子非常清醒,他在严馨彤跑过来的瞬间便意识到了不对,她手里拿着一把刀,刀身在路灯的反光下闪耀着冷酷的银光。

         就在几秒的时间内,用那喝醉后反而更加清晰的头脑,江樾当机立断,用醉后好像灌了铅的手脚,只来得及艰难地抱着方梓默转了个身,将方梓默完全护在了自己的怀里,留出了自己宽广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