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华山惊变
        慕容逸雪此刻并没有离开华山。

         他本已下决心走出了华山派,答应燕双清的请求,可是他不能,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燕双清被魔教中人杀害,却不闻不顾。

         慕容逸雪身形一顿,脚步踏在院墙之上,身轻如灵燕般飘起,他暗道,但愿能够来得及,莫要铸成大错。

         慕容逸雪此时心急如焚,他知道谢安歌必会在今夜对燕双清下杀手的,他见过柳无名的刀法,但凭燕双清和白云鹤的剑法,在他的刀下根本走不过十招。

         过了前面这座正殿,就能瞧见真武殿了,也就是燕双清所在的位置,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阴森森的笑声响起,慕容逸雪猛然回头,就瞧见了那个獠牙利齿的狮脸面具。

         龙独鹤果然还是来了,他的一双手掌在月光下发出幽绿的光芒,慕容逸雪失声道:“青冥爪?”

         这是昔年魔教左使所善用的兵刃,严格来说,他不能算是主流的兵器之一,这是一副相似于指虎的掌套,上面淬了剧毒,若是不幸被轻轻划破一下,毒素进入了血液,不出片刻便会毒发身亡。

         龙独鹤阴冷的笑道:“不错,今日已是你的死期。”

         真武殿此时还很安静,燕双清就在正座上闭目养神,白云鹤轻叹道:“师父,他们今夜会来吗?”

         燕双清的双眼缓缓睁开,微笑道:“他们一定会来的。”他久经江湖之事,对面临的危机总是有一种奇异的先知。

         白云鹤的手紧紧握住剑柄,沉声道:“那就让他们瞧瞧我华山剑法的厉害!”

         燕双清神色复杂的瞧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云鹤,已是时候了,你该回江南白家了。”

         白云鹤的声音仿佛有些发颤:“师父…您要赶我走?”

         燕双清叹息着,轻声劝道:“云鹤,想想你的家人,你不该陪我一起送死的。”

         白云鹤想到了自己那清丽的妹妹,心不由得一软,但还是语声坚定道:“大丈夫岂会怕死?云鹤绝不会走。”

         燕双清被这固执的徒儿急出了汗,大声道:“你难道不听为师的话了吗?快走!”

         可燕双清的话刚说完,就听见一个人冷冷的说道:“很遗憾,他走不了,你们谁都踏不出这房门一步!”

         忽然间,整个真武殿就充满了一股肃杀之气!然后燕双清就瞧见了一个佩着雪亮长刀的黑袍男子,他的面容冰冷,死灰色的目光如同地狱前来的亡魂一般。

         燕双清厉声道:“‘玉面修罗’柳无名,今日就让你尝尝我华山派‘清风十三式’的厉害!”

         他的剑已出鞘,手腕以极慢的速度转动,但这剑锋已赫然散发出惊人的剑气,柳无名死灰色的眸子终于有了光,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喜爱的玩具,仔细瞧着这剑招的变化。

         这正是‘清风十三式’中的清风徐来,突然间,剑气暴射而出,犹如平静过后爆发的狂风骤雨一般,柳无名森森的一笑:“好剑法。”他的身影如鬼魅般向后划出了三尺,闪身避开了这惊人的剑气,燕双清早已料到如此,凌冽的剑锋又起,密集的剑路已将柳无名能够出刀的机会全部封死。

         白云鹤此时脸上已浮现出激动时才有的红晕,他甚至觉得这魔教玉面修罗也不过如此。

         燕双清的‘清风十三式’无疑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同样的一招清风徐来,白云鹤发觉自己的剑法和师父相比,简直就像是粗枝茂盛的树干旁的一条柳枝罢了。

         转眼间十二招已过,燕双清双眼凝视着柳无名,剑锋抖动,用出了‘清风十三式’中的最后一式——霁月清风!

         柳无名脸色突然变了,迅疾的剑光已到了他的胸前,他竟然将手中的刀撒手,身子向下沉了下去,左手反身接住了刀,只见血光四溅,白云鹤的面色已变得煞白!

         柳无名的这一刀,竟然将燕双清的整条手臂斩了下来!

         燕双清已疼的几乎昏厥过去,整个人倒在血泊之中,以极微弱的声音说道:“云鹤…你快走…”

         白云鹤整个人已怔住,他想不通师父这么高深的剑法竟然也落败下来,柳无名的刀锋已近在咫尺间。

         白云鹤没有逃,他突然想起了刚到华山派时,练剑时的那些快乐,以及他第一次用出清风徐来时,燕双清赞许的目光。

         然后他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呼喊,刀锋已贯穿了他的胸口,血流如注般滴落在真武殿的石板上。

         慕容逸雪赶到真武殿时,已是来之不及。

         他已被龙独鹤纠缠了太久,青冥爪虽然难以应对,但终究抵不过慕容逸雪近乎于神的一剑。

         龙独鹤的一只青冥爪已经被他用剑尖挑飞,就连龙独鹤的手腕也受了伤,慕容逸雪并没有继续恋战,因为他要立刻赶来真武殿营救燕双清。

         白云鹤在被贯通胸膛时就已毙命,但燕双清还残留着微弱的气息。

         慕容逸雪走上前去,扶起了他,黯然道:“燕兄,我来晚了…”

         燕双清认出了慕容逸雪,努起嘴来,勉强笑了笑,微弱的声音说道:“我总算还是当了一回英雄,是么…”

         慕容逸雪的眼泪已忍不住夺眶而出,但他还是微笑道:“不错,只怕没有人敢说你不是英雄了…”

         燕双清笑道:“那就好…那就…好…”他已停止了呼吸,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可他临死前的眼神好像是幸福的,仿佛见到了他最心爱的师妹,在对着他笑。

         慕容逸雪忍不住别过身去,伸出手来缓缓帮燕双清合上了双眼,轻叹道:“你好好的去吧,我会替你杀掉顾青峰的。”

         顾青峰现在在哪里?慕容逸雪还未来得及考虑这个问题,就瞧见殿外灯火通明,顾青峰已带着大批华山弟子把真武殿围了起来。

         顾青峰玄袍仗剑,厉声喝道:“慕容逸雪!你为何杀害我华山派掌门?”

         慕容逸雪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对着华山派弟子冷冷说道:“我不想伤人性命,快叫你们华师叔前来说话。”

         顾青峰气的鼻子都歪了,喝道:“慕容逸雪,我师妹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别以为我们华山派弟子会怕了你!”他这几句话说的正义凛然,华山派众多弟子也是热血上涌,对慕容逸雪怒目而视。

         只见人群中一阵躁动,谢安歌,苏婉儿缓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顾青峰指着谢安歌,冷声说道:“这是我掌门师兄请来的贵客,江南世家的谢公子,他亲眼瞧见你杀害了我华山派诸多弟子,甚至江南世家的萧公子都惨遭牵连,你还想抵赖?”

         谢安歌目光变得黯淡,轻轻叹息道:“慕容长兄,我很难想象你就是凶手,若非亲眼所见,我是至死也不会相信的…”

         他的表情好似很忧伤,在一旁的华山派弟子,都误以为他会是慕容逸雪此生的挚友。

         谢安歌又恢复了他那温文尔雅,处事不惊的神韵,众人对他所讲的话自然深信不疑。

         这样风度翩翩的贵公子,怎可能会说谎?

         慕容逸雪冷笑了一声,淡淡道:“贤弟莫要慌张,若是有机会,我或许连你也会一起杀掉的。”

         谢安歌的脸色微变,又轻叹道:“慕容长兄,杀人偿命,你及时收手吧…”他说的那么文雅,温柔,就像是苦苦相劝着执迷不悟的老友。

         慕容逸雪冷笑道:“不错,我就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我人就在这里,你们为何不来替自己的掌门报仇?”

         华山派弟子相互面面相觑,竟然一时间内没有一个敢上前跟慕容逸雪交手的。

         只要慕容逸雪的剑在手中,谁敢与他交手?

         慕容逸雪指着顾青峰,淡淡笑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给你派掌门报仇么?好,你不妨上前来一剑杀了我。”

         顾青峰竟然被慕容逸雪君临天下的气势镇住,怔了怔半晌说不出话来。

         谢安歌突然道:“慕容长兄,他们绝不敢与你动手的,你还不快走?”他此言一出,慕容逸雪就暗道不好,已有数名华山派弟子持剑冲了上来。

         这些年轻的弟子多为血气方刚的少年,方才经过谢安歌的冷嘲暗讽,哪里还能安耐得住?

         慕容逸雪不愿伤及他们性命,只因他们都是善良正直的华山派年轻剑客,受人蛊惑才至此般不明是非。

         他身形展动,双掌运起,方才冲上来的两名弟子已被击的倒飞回人群中。

         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她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慕容逸雪的瞳孔放大,呼吸也好似停止,这女子正是白芸熙。

         她的脚步急促,踩的慕容逸雪心都碎了,然后就听得她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响彻了整个殿堂。

         白云鹤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血殷红了真武殿的石板,白芸熙就伏在他的身旁痛哭,她哭的那么伤心,慕容逸雪的神色也开始变得暗淡,他忍不住上前握住了她的肩,柔声道:“对不起…是我没来得及救…”话音戛然而止,慕容逸雪突然觉得胸口发凉,低头看去,只见一柄银白色的雪亮长剑已没入胸口,他认得这柄剑。这正是他用了十七年,陪伴他从无败绩的七星龙渊剑!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梦里曾有过一个心爱的女子拔剑刺入胸膛,他无数次从这荒诞的梦境中醒来,没想到有一天竟然真的会发生这种事。

         白芸熙也呆在那里,美丽的眸子中充满了不安。

         她手中的剑也掉落在地上,鲜血染红了慕容逸雪的衣衫,慕容逸雪此时面无表情,就连眼神也充满了绝望。

         血流如注,慕容逸雪再也支撑不住,捡起了地上的剑,勉强撑着身躯,然后他就止不住的大咳起来,每咳一下都有鲜血涌出。

         白芸熙想不通,他武功这么高强,怎会躲不开自己柔弱的一剑?她方才报仇心切,此刻也忍不住心软起来,颤声道:“你…你杀了我兄长,我也…为他复了仇,你我从此两不相欠。”

         顾青峰忍不住高呼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去为我华山派掌门报仇?”

         华山派弟子此刻再也不需要畏惧什么,顿时蜂拥而至,只听得一人大喝道:“住手!”自人群中飞掠出一个湛蓝色长袍的男子,手持承影剑,正是‘潇湘剑客’沐长风。

         沐长风当慕容逸雪挡在身后,厉声道:“你们黑白不分,听从小人摆布,算什么名门正派!”

         谢安歌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沐兄,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们都不愿承认慕容长兄就是凶手,可杀人者有罪,我们又怎能包庇凶手?”

         沐长风怒骂道:“你这卑劣小人,还敢胡言乱语!”他瞧着慕容逸雪,急声道:“慕容兄,你快些随我冲出去罢。”

         慕容逸雪淡淡道:“你快些走吧,莫要管我。”他忽然又凄然的笑了笑,说道:“有顾大侠和谢公子这样正义凛然的侠士在此,怎会放我这杀人魔头逃走?”

         沐长风默然,他已懂了慕容逸雪是不愿连累自己,才说出这些话。他此时已负了重伤,顾青峰和谢安歌的武功并不弱,沐长风若是身负一人,怎可能逃的出去?

         就在这时,突然有两人缓缓走入了大殿,顾青峰瞧见这二人时,不觉呀然一惊,只见一个白眉僧人手持佛珠,长须已经雪白,但一双眼睛目光炯炯,他身旁那人灰衣道袍,手持一柄七星剑,面容俊朗,但没人知道他已超过了四十岁。

         就连顾青峰见到这二人,也是恭声说道:“弟子见过方生大师,玉虚真人。”

         那白眉僧人微微颔首,双手合十,朗声说道:“阿弥陀佛”他的声若洪钟,中气十足,显然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内家高手。

         那灰衣道人则是缓缓走过人群,扶起了慕容逸雪,飞速的点了他的穴道,慕容逸雪缓声道:“多谢。”原来他已点住了慕容逸雪止血的穴位。

         这两人自然就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少林的方生大师,武当的玉虚真人。

         顾青峰笑道:“二位大师来的正好,弟子正巧抓住了恶贯满盈的罪人慕容逸雪,还请大师公正做主,惩奸除恶。”

         方生大师道:“檀越放心,少林一向公正严明。”玉虚真人凝视着沐长风,淡淡道:“你负他出去吧。”沐长风不知所然,背起了慕容逸雪。

         顾青峰脸色骤然变了,失声道:“事情既已查清,二位为何不将他就地正法?”

         玉虚真人沉声道:“少林,武当二派定然会查明整个事情的真相。怎么,你怀疑贫道有私心不成?”

         顾青峰唯唯诺诺,竟说不出任何话来。

         玉虚真人淡淡说道:“我们走。”沐长风应了一声,随方生,玉虚二人走出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