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纳兰子清
        青山绿水,峰峦缥缈。

         湖面上像是起了雾,那雾水缠绕在远山的青峰上,朦胧得像是一幅山水写意。

         艄公也将他的小舟轻轻的靠前岸边,迷雾中传来了船娘清婉甜美的歌声。

         壶中的水将将煮沸,水是用精美的绿竹打来的泉水,茶是狮峰明前采摘的龙井雨茶,沸腾的泉水倒入壶中,清冽的茶香就四溢开来,慕容逸雪浅酌了一口,就感觉一股清香的暖流贯彻心脾,整个人也清爽了很多。

         慕容逸雪刚踏进这幽静典雅的竹楼时,就看到了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人,他身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披风长长的近乎垂到了地面,他好像已不在年轻了,眼角已有了些许的皱纹,但一双眼睛如天上的星辰,明亮而澄澈。但他却无疑是一个很英俊,很有吸引人的人。

         若非是慕容逸雪先前就认得他,是绝对想不到,此人就是江湖第一名门—名剑门的门主纳兰子清!若说是江湖第一门派,少林武当的历史悠远,如武林泰斗般不可撼动。若说是江湖第一大帮,定会是人数众多的丐帮。但若是名门剑客最多,非名剑门莫属。

         因为这正在烹茶煮茗的纳兰门主,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门下弟子更是惊才艳艳,更可怕的是,名剑门那深不可测的灵动剑法。

         若说起慕容逸雪最为钦佩之人,除了名剑门的首任门主,也就是名剑门的开派祖师外,就数得第二任门主纳兰子清了。

         那名满天下的一派门主,除了高深莫测的剑法外,其精通音律,擅长诗词曲赋,就连烹茶煮茗的功夫,连杭城听雨轩的茶艺大师陆少羽也自叹不如。

         慕容逸雪忍不住苦笑道:“你知道,我这人从不爱喝茶的,向来只是喝酒,但我实在想不通,为何我现在却喝的比酒都快。”

         纳兰子清浅浅的笑着,摆了摆手,陆青便前来将慕容逸雪的竹筒填满了水,他也微笑道:“我也有一件事想不通。”

         沐长风此时也忍不住笑道:“纳兰门主是想说,这人为何喝这么多酒,还能使出那样孤高绝尘的剑法的?”

         纳兰子清缓缓点了点头,淡淡道:“不错,所以我也常说,慕容逸雪不愧是慕容逸雪。”这句话虽然听得绕口,但它包含的意义却不少,在慕容逸雪听来,无疑是对他最高的赞美。

         沐长风也饮了一口茶,这茶是用精美的竹筒为杯的,清冽的茶香夹杂着淡淡的竹香,他不禁赞叹道:“不光是这酒鬼,现在我也些喜爱上喝茶了,若是有朝一日能像纳兰门主这样倾世脱俗,我沐长风不枉此生。”

         纳兰子清淡淡道:“难道你以为我就这么爱喝茶?我以前也是喝酒的。”

         沐长风差点一口茶喷将出来,想不到这近乎完美的宗师也是爱开玩笑的。

         他忍不住问出了所有人都会想到要问的问题:“那你为何现在不喝酒了?”

         纳兰子清顿了半晌,缓缓道:“难道你瞧不出我已受了很重的内伤?”

         此言一出,便是语惊四座,慕容逸雪皱了皱眉,其实方才他就发觉到,纳兰子清拿起茶壶的手已不像过去那么稳了,所以他才会让陆青帮他斟茶。

         只是纳兰子清自成名以来,惩奸除恶无数,从来没有人见他受伤过,就连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也无人知晓。即便是这样的高手?是什么人有什么通天的能耐才伤的了他的?

         湖面上的水雾更浓了,纳兰子清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他瞧着慕容逸雪,轻叹道:“你可知道新任的魔教教主是谁么?”

         慕容逸雪骇然失声:“魔教难道不是十年前就已经覆灭?”

         纳兰子清道:“不错,十年前一役,魔教教主及魔教众多高手悉数身亡不假,但还是有少部分人存活了下来。这十年来,我一直在托门下弟子打探着他们的下落,近日来却发觉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秘密。”

         沐长风凝声道:“难道魔教对中原又有了风声?”

         纳兰子清‘嗯’了一声,继续道:“继承魔教教主之位的,正是昔年魔教四大高手之一的皇甫凌云,就连随着上官云跌落山谷的威道之剑泰阿,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找到的,如今也到了他手上。”

         慕容逸雪脸色微变,这皇甫凌云并不弱于当年的上官云,他不解道:“皇甫凌云武功虽高,也如获了名剑榜上第四名的威道泰阿,可你也有着排名第二的仁道湛卢,单凭他是绝对伤不了你的。”

         纳兰子清沉吟着,又说道:“这你有所不知,依我看来,皇甫凌云此时的武功今非昔比,已超过了当年的上官云。更何况魔教近年来吸纳了不少教众,其中也不乏大批量的高手…最可怕的是,那三个人的加入。”

         慕容逸雪有些吃惊:“那三个人?”

         纳兰子清淡淡道:“你可知道‘玉面修罗’么?”

         慕容逸雪摇了摇头,这名字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纳兰子清轻叹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只因为这人的确不出名,但却很可怕。”

         慕容逸雪承认,这种不出名的武林高手无疑是最可怕的,只因绝没有人知晓他们善用的招式,也不了解他们的武功到底有多深。

         纳兰子清道:“我要说的第一个人,就是这‘玉面修罗’柳无名。此人惯用的武器是刀,我知道你定然是瞧不起用刀之人,但你绝不会想到一个人的刀法能如此刚猛,却又灵巧多变。他变招的速度,就连南海剑派的飞鹰剑客都望尘莫及。”

         南海剑派惯用细剑,其招式是江湖中所流传的剑法里变化最快,最为灵巧的。

         慕容逸雪不禁赞叹道:“这刀的优势就在于势强力猛,一般的兵刃很难与其正面碰撞,但缺点也在于过于沉重,招式既出,就难以改变,此人能将刀法练到如此境界,倒也难得。”

         纳兰子清忽然笑了,淡淡道:“但我知道此人虽武功高强,但你的剑法却也不能和海南剑派相提而论,想必你是不会在意的,是么?”

         慕容逸雪也只是神秘的笑了笑,避开了他的话。招式再怎样灵活多变,又怎能敌得过慕容逸雪天下无双的剑法?

         壶中的泉水又沸腾开来,陆青给纳兰子清递了茶,他又缓缓说道:“这第二个人,却肯定会让你头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