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险象迭生
        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丝丝春雨。

         慕容逸雪出了正殿,终于不再屏息,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方才在殿内,慕容逸雪只是屏住气息,朝着濮阳玉使了一个眼色,这两人是多年来的搭档,在毒烟中不能言语,但濮阳玉已领会到了他的意思。

         那‘龙独鹤’方才一定就在正殿之中,慕容逸雪用了这法子诱他现身,他心中惶恐不安,只得用了最后的杀招。那毒烟慕容逸雪之前见过,乃是魔教相传的圣物之一,这烟雾但凡嗅到一点,也会浑身瘫软,功力尽失,除非得到解药方可恢复气力。

         慕容逸雪先前因为这毒烟吃得不少苦头,他刚瞧见这紫烟散出,就立刻屏住了气息,想必‘龙独鹤’在毒烟散出时,就飞身逃出殿内,玉虚真人也就是在那时瞧见了他的身影,才追了出去。

         慕容逸雪与濮阳玉飞身而出,就瞧见无数条人影将他们包围起来。这些人影此时已褪去了伪装,一袭艾青色的衣衫,身前带有淡淡的月牙。

         濮阳玉皱了皱眉,问道:“这就是苍月宗的人,是么?”

         慕容逸雪轻叹道:“原来这才是苍月宗真正目的,以武林各大派弟子的身份上山,再合适不过了。”

         濮阳玉目光如刀,环视四周,也轻叹道:“我看这解剑池倒是帮了他们大忙。”

         他说这话,是因为已瞧见无数苍月宗高手,身上带的无一不是短兵,这些匕首,利爪,藏于身上便可瞒过道童的盘查。相反,正殿内武林中人擅长的多为长兵,都交于山畔道童保管,即使不受毒烟,也没有可以一战的兵刃。

         慕容逸雪瞧着眼前的苍月宗众高手,淡淡一笑道:“对付你们,我根本用不着拔剑。”他说着,身形灵动飘起,双掌飞舞,如蝴蝶穿花般游身与人群之中,霎时间打散了苍月宗众人的包围。

         濮阳玉大笑道:“你若是不用剑,我也不要用什么掌法了。”他话音未落,身子竟然凌空而起,跃的比慕容逸雪还要高,手中银茫闪动,已有得不少苍月宗高手中招倒下。

         其中一人脸色变得惨白,颤声道:“你们…”

         濮阳玉笑道:“怎么?你想不到大爷我也会用飞针是么,你若想待我近身时用匕首利爪招呼我,可就大错特错了。”

         那人额角汗水淋漓,他暗道,苍月使曽说过,这濮阳玉擅长近身拳掌功夫,怎得暗器手法竟然不弱于江湖中的暗器名家?慕容逸雪剑法虽快,但若是同时面对十数名高手近身缠战,也许拔剑就没得那么容易,谁知他竟然游身而战,竟然连剑都未有出鞘。

         慕容逸雪突然压低声音说道:“此地不宜恋战,玉虚真人独身一人去追龙独鹤,我恐怕他有危险。”

         濮阳玉应了一声,大喝一声:“看我的暴雨梨花针!”那苍月宗高手听得‘暴雨梨花针’这最为阴毒的暗器,吓得魂飞魄散,回过神时,慕容逸雪与濮阳玉早已不知到了何处。

         慕容逸雪与濮阳玉身形飞速的掠动着,慕容逸雪忍不住笑道:“你这大胡子,好一个暴雨梨花针。”

         濮阳玉也大笑道:“这些老小子若是回过神来,发觉并没有什么‘暴雨’,只有绵绵春雨的时候,想必气炸了肺。”

         慕容逸雪突然敛起了笑容,沉声说道:“只是不知玉虚真人追去了哪里?”

         濮阳玉突然失声说道:“练剑的,你瞧那边。”慕容逸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瞧见不远的玉虚宫内紫烟阵阵,暗道不好,玉虚真人必是深陷于危难之中。

         春雨细下,雨水顺着屋檐倾泻而下,就连石板地上也溅起阵阵水花。

         玉虚真人此时面容难堪,单凭眼前这几人,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放在眼里的。

         但现在…他只觉得苦不堪言,浑身的劲力似乎都已随风散去,幸得他身旁还留有一个英气逼人的年轻道人,他的大弟子清远。

         清远道人的剑法虽得玉虚真人亲自传授,但面对众多苍月宗高手,即使是烟雨楼之战的皇甫凌云,都难免败下阵来,更何况是一个武当派的大弟子,又岂能招架的住?

         清远道人猝不及防,被凌空一掌震退数步,他定睛一瞧,只见出掌之人竟是个翠衣妇人,峨嵋派掌门人崔绿珠。

         崔绿珠嫣然笑道:“玉虚老儿,你现在可还有什么想说的?”

         玉虚真人面色惨白,苦笑道:“我早已料到你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未曾想到,竟败在这虚无缈缈的紫烟之下。”

         崔绿珠已听出他话里的讥讽之意,不免脸上一阵燥热,只听见有一人冷冷说道:“别跟玉虚老儿废话,快些了结他,若是被慕容逸雪追来岂非功亏一篑?”说话之人正是随后而至的灵鹫子。

         崔绿珠点头回应,便自凌身而起,双剑如蛟龙取水,分双而至,她沉声道:“玉虚老儿,有我这峨眉双刺为你送终,你好好去吧!”

         她话音未落,双剑已送到玉虚真人的面前,玉虚真人此时气力薄弱,又怎能躲开这凌厉的一剑?

         只瞧见一个彩虹霓裳的身影飘香而来,如桃花般轻柔,她手中的双剑轻轻一敲,犹如打蛇七寸,崔绿珠的剑势就卸了去。

         出手之人,正是名剑门弟子云裳,只瞧见她甜甜一笑,说道:“你可要小心,莫要被我的双剑送了终才是。”

         崔绿珠心中置气,但却不由得暗自吃惊,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竟然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化解自己的剑法,倒也真是不可轻视。

         只瞧见一个紫衫少年缓缓走出,手持一柄漆黑之剑,冷声说道:“灵鹫子,你的对手是我。”

         灵鹫子嗤笑道:“黄毛小儿,你以为拿着湛卢剑我就会怕了你?”

         他说着,手中细剑如毒龙般刺出,剑锋迅疾,南宫怜躲闪不及,已被他刺中了手臂,幸得只是轻伤,他暗道,这灵鹫子说的话当真不假,剑法实在快的惊人。

         灵鹫子冷笑道:“现在你可已明白与我的差距?”

         南宫怜浅浅一笑道:“我未必输你。”话音未落,他的湛卢剑光一闪,灵鹫子骇然一惊,连忙举剑格挡,却还是被南宫怜的剑锋划破了皮肉。

         南宫怜淡淡说道:“这一剑,是我还你的。”

         灵鹫子脸色阴沉下来,厉声说道:“既是如此,莫要怪我剑下无情了!”他灵蛇般的剑锋再起,霎时间变化多端,让人根本瞧不起剑锋究竟在何处,南宫怜凝视着这毒蛇般的剑法,手腕翻动,只听得两剑相击发出声响,却瞧不见两人是怎样出剑的。

         南宫怜所用的,正是自己所创的落英缤纷剑法,其剑势玄妙,刚巧克制住南海剑派灵巧多变的剑路。

         再瞧向云裳那里,与崔绿珠打的也是难分难解,突然听到屋外喊声大震,数十名苍月宗高手围攻进来,玉虚真人脸色骤然变了,他大声喊道:“南宫少侠,云女侠,你们快些走罢,莫要管我。”

         南宫怜笑道:“真人莫要担忧,他一定会来的。”

         云裳也甜甜一笑道:“不错,慕容大哥若是来了,瞧这些苍月宗的高手也要变成落水狗。”

         却是听到有人朗声笑道:“承蒙小女侠看得起在下,若是再不前来出这风头,我慕容逸雪‘剑神’的名号恐怕拱手相送南宫小兄弟了。”

         苍月宗众高手听到‘剑神’二字,脸色俱变,竟然谁都不敢靠前一步,只瞧见白衣如雪的男子缓缓走来,不是慕容逸雪还会是谁?

         他随行的男子威风凛凛,他火红色的披风随风飘动,众人已不难认出他就是‘中原大侠’濮阳玉。

         慕容逸雪负手而立,冰冷的目光凝视着殿内的苍月宗众人,淡淡说道:“奉劝诸位尽早收手,莫要失了性命。”

         他说出这句话未免太过于自负,可苍月宗众人绝没有人敢认为他这句话是在说笑。

         苍月宗的高手一时手足无措,就连一旁的灵鹫子,崔绿珠也渐有颓废之势。

         崔绿珠嘶声喊道:“龙独鹤,你还不出手?”她此言一出,慕容逸雪脸色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暗道,龙独鹤果然是来了。

         那苍月宗人群里缓缓走出一人,冷声道:“慕容逸雪,上次在烟雨楼没有杀掉你,实在是我宗最大的过失。”

         那人身穿苍月宗的月牙服,缓缓摘下斗篷,但慕容逸雪的眼神瞬间失落,因为他的斗篷下,竟然还是那惨青色的面具。

         慕容逸雪轻叹了一口气,缓声说道:“阁下难道永远都不愿以真面目示人么?”

         龙独鹤冷冷一笑,说道:“你若是想瞧见我的真面目,倒也不难。”

         他的身形突然如弓失般窜出,向慕容逸雪抢攻而来,慕容逸雪倒也从容,只是侧身闪过,反手拍出三掌,那龙独鹤竟然也不缠斗,慕容逸雪已发觉,不知何时他已被苍月宗众多高手层层围了起来,即使现在有人欲想对玉虚真人不测,自己也是回身乏术,难以救援了。

         濮阳玉连忙喝道:“快带玉虚真人离开这里!”他飞身而出,阻挡住追击玉虚真人的苍月宗高手,那清远道人应了一声,便搀扶着玉虚真人向后殿掠去,此时南宫怜,云裳也赶来濮阳玉的身边,形成了一道严密的保护线。

         清远搀扶着玉虚真人,行走也是不便,殿外雨水泥泞,两人的衣衫也已然湿透,玉虚真人长叹一声:“清远,没想到我玉虚也有得今日这般无能,我只觉得无颜面对开派祖师,武当百年来的基业也败于我手…”

         清远眼泪已将夺眶而出,颤声道:“师父,你老人家武功已达化境,若不是苍月宗用得这样卑劣的毒烟,师父又何曾会敌不过他们?”

         玉虚真人颓然道:“罢了,只是连累了慕容大侠…”

         清远面前笑道:“师父你老人家放心,‘剑神’慕容大侠剑法高绝,绝不会有事的。何况,还有濮阳大侠相助…”

         玉虚真人长叹道:“清远,你有所不知,若是正常对决,慕容大侠绝不输于任何人,只怕是苍月宗诡计多端,慕容大侠为人正直,我只担心他中了苍月宗的毒计…”

         他话音未落,突然间脸色变得可怕,清远抬头看去,霎时间面色也变得惨白,长亭上缓缓伫立着一个青衣长袍的男子,只是瞧不起他的容貌。

         玉虚真人失声道:“龙独鹤!”

         那青面人跃下长亭,身法诡异,竟没溅起一丝水花,他的身形一闪,竟走到了玉虚真人的面前。

         清远心中骇然,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轻功身法,只是龙独鹤方才不是在玉虚宫中,已被慕容逸雪拦下?又怎会出现在这里的?

         龙独鹤冷冷的说道:“你当然想不通,就算敲破你的脑袋你也绝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玉虚真人当然想不通,这龙独鹤显然早已在长亭之上等候许久,他算准了自己会从这里经过。

         就算是他从玉虚宫中击败了慕容逸雪赶来,也绝不会位于自己之前。

         玉虚真人脸色苍白,长叹道:“阁下为了杀我倒也是煞费苦心,我已没有一战之力,你若杀我,就快些动手吧,我也绝不会替我的弟子求饶,他绝非贪生怕死之辈…”

         清远沉声道:“不错,龙独鹤,要动手就快些,莫要等慕容大侠前来,你可就没得机会了。”

         那龙独鹤怔住半晌,突然大笑道:“玉虚老儿,你果然有骨气,你的徒儿也不差。

         他淡淡说道:“你不问,我偏要告诉你。”

         玉虚真人好似很吃惊,问道:“阁下这又是为何?”

         龙独鹤笑道:“你若是做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会不会想瞧见要杀之人临死前那绝望的神情?”

         玉虚真人也是一怔,他理解有些人以杀人为艺术,他方才若是问了,也许龙独鹤并不会告知这一切的原委。

         龙独鹤淡淡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世上并未有‘龙独鹤’这个人,谁只要戴上这青色的面具,谁就是龙独鹤。”

         玉虚真人默然,他明白这个道理。

         龙独鹤说道:“我们此行最大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什么武林盟主,而是杀掉你。”

         玉虚真人苦笑道:“我若是现在再瞧不出,恐怕也是死有余辜了。”

         龙独孤瞧着他,仿佛很吃惊,半晌才说道:“我本以为只有慕容逸雪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没想到你也能这样淡然,实在是小看了你。”

         玉虚真人轻叹道:“难道我不会是在拖延时间么?”

         龙独鹤冷笑道:“你当然不会,慕容逸雪恐怕自身已是难保,又岂会来救你?”

         玉虚真人不说话了,只有沉默。

         龙独鹤淡淡说道:“你绝不会知道苍月宗主是谁,也绝不会想到他的计划有多么伟大。”他说着,仿佛在谈论某个神明,语声中也带有兴奋。

         龙独鹤接着说道:“我们计划第一步,就是削弱各大门派的势力。”

         玉虚真人长叹道:“所以你们杀死了司马玄,又诱使顾青峰,崔绿珠,灵鹫子等人的反叛,协助你们杀死各派高手。”

         龙独鹤笑道:“不错,正是如此。”

         玉虚真人不解问道:“若是苍月宗的实力,想暗杀燕双清,梅大师等人并不难,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龙独鹤长叹道:“你想的没错,我宗此次计划最想除掉之人,便是慕容逸雪,濮阳玉,方生和尚,还有你。”

         玉虚真人轻叹道:“但你明白杀掉我们绝非易事,便准备了这最后的武林大会。”

         龙独鹤冷笑道:“不错,何况中原武林中人实在太多,若是一个一个杀,何时才能杀得完?”

         玉虚真人叹道:“所以这武林大会在武当山举行,也正是因为解剑池,武林各派中,只有武当有这般规矩,众高手中了毒烟,又没了兵刃,要杀他们易如探囊取物。”

         龙独鹤淡淡道:“不错,这第二步就是想法子将武林中人聚在一起,一网打尽。”

         玉虚真人失声道:“所以你们第一步削弱各派实力并不是主要目的,而是为了武林大会之时,将苍月宗高手混入各派之中。”

         龙独鹤笑道:“这第三步,自然是推举武林盟主,无论结果如何,都无关重要了。”

         玉虚真人长叹道:“若是推举武林盟主之人所受苍月宗控制,自是最好,若结果不尽人意,你们便可放出毒烟,赶尽杀绝。”

         龙独鹤冷哼一声,说道:“我早已算到慕容逸雪,濮阳玉二人定然全力保护你,只要想法子将你们分开,杀掉你就并非难事。”

         玉虚真人苦笑道:“由此说来,我岂非是主动自投罗网?你已算准玉虚殿内围攻,慕容逸雪定然会让我逃出,所以早已在此等候。”

         龙独鹤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还不算太笨。”

         玉虚真人又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此说来,玉虚宫内的那人并不是真正的龙独鹤,对么?”

         龙独鹤大笑道:“你现在才明白,岂非太迟了么?”

         玉虚真人突然神秘的一笑道:“还不算太迟。”

         龙独鹤道:“哦?难道你还指望慕容逸雪来救你不成?”

         玉虚真人淡淡说道:“你这计划本该是天衣无缝,只可惜你们算错了一点。”

         龙独鹤冷笑道:“愿听其详。”

         玉虚真人淡淡说道:“难道玉虚宫里的龙独鹤是假的,慕容逸雪就不会是有人易容而成的么?”

         那龙独鹤脸色惨变,像是被无形的长鞭狠狠的被抽了一下,颤声道:“不,绝不可能,玉虚老儿,你用不得言语相骗,我这就一剑结果了你!”

         他说着,剑锋陡然而出,只见剑光一闪,血花就飘起!

         不是玉虚真人的血,而是龙独鹤的血。

         只瞧见玉虚真人手中握着一柄雪亮的银白长剑,淡淡说道:“你不妨自己瞧瞧看,我是谁。”

         他说着,缓缓揭下了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一张俊逸的脸庞,眸子如海洋般深邃,正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慕容逸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