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武林大会
        五月十五日,雨露,清晨。

         天色还未放晴,武当山畔的石阶也有些湿滑,雨水淋湿的泥土散发出淡淡的味道,六名身披斗笠的黑衣人缓缓走到解剑岩下,守卫的道童本还有些瞌睡,猛然惊醒,拔剑而视。

         为首的黑衣人淡淡说道:“你不必惊慌,我们并没有恶意。”

         其中一个道童靠的近些,瞧清了这人的模样,语声中竟带有欣喜之意,恭声问道:“来的可是慕容大侠?”

         ‘剑神’慕容逸雪的名讳武当山的弟子可是无人不知,其余的道童听闻是剑神前来,肃然起敬,霎时间分退两侧,将山间的小路让出。

         那为首的黑衣人缓缓点头,又说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方才问话的道童恭声道:“慕容大侠的朋友,就是我们武当派的朋友。”

         黑衣人淡淡说道:“多谢。”便缓步继续前行,其余人随步而至。

         其中一个娇小的黑衣人欣喜道:“还是慕容大哥厉害,大师哥,你什么时候也变的这般受人敬仰,小师妹也跟着沾沾光呀。”

         最后面那个黑衣人轻叹道:“裳儿,你若是再这样大喊下去,恐怕先成名的一定是你。”

         这些身披斗笠的黑衣人正是慕容逸雪众人,华清漪没有同行,只因她还要暂代华山派掌门一职,本也可以带剑上山的。

         最先到的,是南海剑派的众弟子。为首的灵鹫子一袭黄衫,身后挂着一柄狭长的细剑,随行众弟子的南海细剑都交于解剑池的道童保管。

         灵鹫子方一踏入正殿,就有一个灰衣道袍的俊朗中年人迎了出来,他腰畔佩着一柄七星剑,仙风道骨。

         先前花白芷就易容过他的样子,只是他本人看上去更加飘然如仙,他就是武当派掌门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玉虚真人。

         玉虚真人年岁其实并不大,至今只有四十多岁,若是不仔细瞧清楚他眼角的皱纹,定会认为他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他是武当派中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奇才,若非如此,也不会如此年岁就与少林方生大师齐名于武林。

         灵鹫子纵使归顺了苍月宗,也对他百般尊敬,恭声问道:“真人近来可还好?”其实灵鹫子比玉虚真人还要年长些,只是他的江湖辈分过高,江湖中人都对他颇为尊敬。

         玉虚真人爽朗一笑,缓缓说道:“灵鹫子先生可是从南海赶来?”这句话问的极为巧妙,灵鹫子的确从南海而来,但却在至少十日之前就已到了鄱阳湖地界,可他又岂能明说?

         灵鹫子勉强笑道:“说来惭愧,我早已听说鄱阳湖之景美若仙境,便早来了时日,只是未敢叨扰真人。”

         玉虚真人若有所思,浅浅一笑,未有回答他的话。

         第二个来的,是华山派华清漪及弟子众人。华清漪紫衫飘飘,轻灵秀丽,她嫣然一笑说道:“华山派华清漪见过真人。”

         玉虚真人手抚拂尘,微笑道:“怎是华女侠一人前来?顾掌门可有事耽搁了行程?”

         华清漪脸色变得黯然,垂下了头,轻叹道:“实不相瞒,掌门师兄已多日没了消息,我已派出门下弟子打探,却还是没有他的踪迹。”

         她忽然瞧见了落座的灵鹫子,失声说道:“灵鹫子先生,听闻掌门师兄失踪前曽与你同行,你可知道他的下落?”

         灵鹫子脸色微变,轻叹道:“老夫实在不知,顾掌门确实曽与我同行,可前些时日他推辞有要事在身,便独身一人不知去了何处。”

         华清漪沉下了脸,语声也变得冰冷,说道:“灵鹫子先生莫不是还有什么隐情,不便讲出?”

         灵鹫子一掌拍在身旁的方桌之上,沉声道:“华女侠可是在怀疑老夫不成?”

         “我能证明灵鹫子先生所说之言,句句属实。”就瞧见一个翠衣妇人缓缓走进殿内,她的容貌不甚貌美,声音也显得略微沙哑,但她走起路时,腰肢微微扭动,别有一番风韵。

         华清漪轻瞥了一眼,淡淡说道:“原来是峨眉崔掌门,失敬。”

         崔绿珠嫣然一笑,说道:“不敢当,我峨眉派倒也有个惨遭遇害的师姐,灵鹫子先生的南海剑派也不例外,依我所见,顾掌门…”她话只说了一半,众人已明白她的意思,她若是直说顾青峰恐有不测,则是失言失语,看来这崔绿珠倒是聪明的很。

         “顾掌门已不会来了。”说话之人语声沉稳,华清漪突然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是谁。

         他的两鬓已有了华发,面色也显得较为憔悴,但整个人透露着一股英气。未见得他佩戴什么兵刃,仔细瞧来,却发觉此人用的是一柄软剑,只是缠于腰间不便于识别罢了。

         他今年只有三十七,比华山派燕双清只年长两岁,却是那年代名动江湖的剑客之一,只是点苍派掌门不幸早逝,故此身为大弟子的龙景云年纪轻轻,便已然成为了一派掌门。

         华清漪先前就认识龙景云,点苍华山两派虽相距甚远,但燕双清与龙景云却是关系交好的朋友,若不是得知他已投靠了苍月宗,华清漪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她皱了皱眉,缓声问道:“龙掌门何出此言?”

         龙景云负手而立,淡淡说道:“顾掌门遭遇杀害之时,我就在他的身旁。”

         此言一出,不仅玉虚真人,华清漪心头一惊,就连灵鹫子,崔绿珠脸色也变了。

         华清漪本是知道事情一切原委的,她出言相激,本就是为了使他们不战自败,没想到龙景云竟然轻描淡写的说了实情。

         华清漪心念一转,颤声说道:“既然如此,龙掌门必然知道杀害我师哥的凶手是谁了?”

         龙景云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不错。”

         玉虚真人此时也忍不住问道:“可是什么人杀害了顾掌门?”

         龙景云沉默了半晌,才叹道:“这杀害顾掌门的凶手,是真人最为熟悉之人,我虽不愿说出他老人家的名讳,但总该还华山派一个公道。”他瞧着玉虚真人,一字一顿说道:“凶手就是武当派的长老,清虚道长!”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一片哗然,有众多武当派弟子怒目而视,其中有弟子怒喝道:“休得胡言!我太师叔他老人家为人刚正不阿,绝不会是杀人的凶手!”

         玉虚真人摆了摆手,沉声说道:“不得无礼!”他长叹了一口气,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又缓缓说道:“我早已发觉师叔近来有些异常,他已有近一月时日未在武当山上,只是我门下徒儿并不知情罢了。”

         华清漪情绪复杂,他暗道这龙景云真是厉害,他所说虽然句句属实,顾青峰也的确是为清虚道长一剑刺死,但顾青峰投靠苍月宗之事江湖中人并不知晓,这样一来,反倒是清虚道长被墨染,难以澄清事情的真相。

         武当山正殿的来者络绎不绝,厅堂满座。不仅武林大派,就连江湖中诸多英雄侠士也前来到访,这也难怪,武林中难得推举一次武林盟主,就算是瞧瞧热闹,也总该来的。

         人群中又是一阵躁动,只瞧见一位白面微须的中年男子,他身穿一袭白色的长袍,整个人带有儒雅清华之气,随后而行的少年男子或眉清目秀,或剑眉英挺,无一不是俊秀的少年。

         众人即使再怎样孤陋寡闻,也该知道来者正是江湖中第一名门正派——名剑门门主纳兰子清到来。若不是他,怎会教诲出这样多的优秀少年才子?

         纳兰子清缓步上前,也问起了灵鹫子先前的话:“真人近来可好?”

         谁知玉虚真人竟然微笑着说道:“好,很好。”他微笑着问道:“门主别来无恙?”

         纳兰子清微笑着,淡淡说道:“重疾在身,一无是处之人罢了。”

         玉虚真人目光颤动,纳兰子清受伤之事,在武林中已不是什么秘密,他自然是知道的。

         玉虚真人勉强笑道:“门主纵使武功尽失,风采依旧,也是常人不可比拟。”他拉着纳兰子清坐在了身旁上座,纳兰子清环视了四周,凝声问道:“他还没有来么?”

         玉虚真人的目光好似看向远方,淡淡说道:“他一定会来的。”

         慕容逸雪是江湖中最有名的剑客。

         他的剑法已成神,他整个人也接近于神,所以被称为‘剑神’。

         慕容逸雪的剑法并没有什么好听的名字,其精髓在于快,准,一剑封喉,就像他的人一样。

         他常年喜爱一袭长衫白衣如雪,就如他现在的装扮一样,飘飘然走入殿内。

         此时殿内却寂静的很,众人仿佛呼吸已然停顿,怔怔的瞧着这江湖中近乎于神话般的人物。

         只因听过慕容逸雪名讳的人很多,真正有缘目睹他本人的却微乎其微。

         他身旁的高大男子犹如天神下凡,浓眉大眼,虬髯微须,身后火红的披风极为耀眼,他整个人也透着一股摄人的劲力。

         这时人群中犹如沸水突然开来,议论纷纷声不绝于耳。

         “原来他就是‘剑神’慕容逸雪,果然人中龙凤,今日一见,不枉此生。”

         “那虬髯大汉可是‘中原大侠’濮阳玉么?这二人十年来隐居世外,今日同来赴会,可是要竞选武林盟主一职?”

         “绝不会,若是剑神想得这武林盟主的位子,十年前魔教一役他怎会推辞,又何必苦等至今?”

         玉虚真人笑道:“你果然还是来了。”他难道不知,慕容逸雪在清晨之时就已上了武当山么,为何他此时才来?

         慕容逸雪微笑着,淡淡说道:“不知为何,近些时日我爱凑热闹,这么大的热闹我若缺席,岂非抱憾?”

         濮阳玉沉声说道:“不错,若是再多一个戴青色面具的家伙,可就更热闹了。”

         他说着,目光如刀,凝视着点苍掌门龙景云。

         龙景云安然若素,淡淡笑道:“多年不见,濮阳兄目光如炬,锐气不减当年吶。”

         濮阳玉冷笑一声,说道:“依我看,龙兄倒真是意气风发才对,想来这武林盟主之位,龙兄势在必得。”

         慕容逸雪打断了他们的话,凝声说道:“今日武林大会,既是在武当派推举,就由玉虚真人主持最为合适,大家可有什么异议?”

         众人颔首赞同,他说的话于情于理,叫人无法驳回。

         玉虚真人苦着脸,瞧着慕容逸雪,好似在说,你又给我找的苦差事,但他毕竟知道此会关系武林安危,敛起笑容,正色道:“在座各位都是武林中举足轻重的英雄豪杰,想必都已清楚我们各派此次为何召集大家前来。”

         玉虚真人朗声说道:“近来武林中各派都极为动荡不安,想必各位已得知,十年前的魔教已开始蠢蠢欲动,企图再次进击我中原武林。故此,我们武林豪杰聚集此地,所谓群龙不可无首,还需推举一位德高望重的武林盟主才行。”

         慕容逸雪此时淡淡笑道:“依我看,这武林盟主之位非你莫属,想必大家也是认同的。”

         人群中开始有人附和道:“不错,玉虚真人担任武林盟主,最为合适。”

         “我也赞同玉虚真人担任武林盟主…”“我也赞同…”

         玉虚真人面露难色,长叹道:“承蒙大家抬爱,只是今日在场能力胜于我之英雄侠士不在少数,我又岂能担此重任?”

         谁知慕容逸雪也是贸然一叹,说道:“若是纳兰门主没有旧疾在身,这武林盟主之位非他莫属,只可惜…”他说着,眼神也转向纳兰子清。

         纳兰子清微笑说道:“慕容兄不必叹息,即使我武功巅峰之时,对玉虚真人也是心悦诚服的。依我之见,玉虚真人担任武林盟主之位实至名归。”

         这时,点苍龙景云突然开口说道:“慕容兄指名来去,岂非忘了龙某人?”

         慕容逸雪淡淡笑道:“哦?龙掌门也想要得这盟主之位?”

         龙景云道:“不错,纳兰门主旧疾在身,玉虚真人近年来苦心积虑门派杂事,想必已疏于武艺,我岂非是最好的人选?”

         峨眉崔绿珠,南海灵鹫子附和道:“龙兄所言极是,我也赞同龙兄担任武林盟主。”

         慕容逸雪突然放声大笑道:“好!既然这盟主之位如此难解难分,我正好有个法子来解此事。”

         濮阳玉皱了皱眉,说道:“你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

         慕容逸雪正色道:“近来,江湖中作恶多端的并不是魔教,而是比魔教更可怕的组织——苍月宗!想必许多人并不知晓,此次苍月宗行动的幕后指使者,正是被成为‘青狮’龙独鹤的苍月宗高手,此人常年戴有一副青色面具,杀人无数。”

         他没有理会众人的哗然声,又接着说道:“然而我已查到,这龙独鹤今日定然已来到了武当山,就在我们这正殿之内!”

         话音刚落,就有人呼吁道:“敢问这龙独鹤究竟是何人?竟敢刺杀我派掌门,求剑神名言!”

         “不错,此人作恶多端,罪不可恕!”

         慕容逸雪摆了摆手,殿内也渐渐安静下来,他忽然神秘一笑道:“待会我说出这人的名字,谁若是除掉这十恶不赦的苍月宗使者,武林盟主位子就归谁!”

         “不愧是慕容大侠,这个法子好!”

         “即使不当武林盟主,杀了这狗贼也落个痛快!”

         霎时间,慕容逸雪嗅到一阵奇异的气味,浓浓的紫烟充满了整个大殿,他暗道不好,这是毒烟!

         烟雾中,慕容逸雪瞧见有数名身影飞出了正殿,玉虚真人手中紧握七星剑,紧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