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峰回路转
        谢安歌的房中还燃着灯。

         他此时手中抚着一柄雪亮的银白色长剑,他的手指修长,白皙,缓慢的划过剑身,就宛如情人般的轻抚。

         以谢家的财力势力,想请来最好的铸剑师,打造一口上好的宝剑绝非难事,但谢安歌手中的这柄剑,却是无论多少金银财帛也打造不出的。

         龙渊剑是铸剑大师欧治子先生,倾尽心血,铸造而成,也是‘剑神’慕容逸雪纵横天下之利器,至于他从何处传承,无人知晓。

         而慕容逸雪则是苍月宗主最为忌惮之人,现在已被谢安歌擒来囚困于牢笼之中,此为大功一件。

         苍月宗主若是欣颜若喜,很可能封他个苍月使者,那便是一人之下,万人倾倒般的存在。

         谢安歌缓缓平息脸上的笑意,服了半副安神香,便卧于榻上昏昏欲睡。

         他近来睡的实在很安稳,就连窗子也是半开,夜风轻柔,谢安歌似已睡得昏沉,隐约听到他的阵阵鼾声传来。

         玉皇山庄已尽在他的掌控之中,院外至少有十二支守卫巡逻警惕,绝没有人能踏进他的屋内,他一旦睡去,也不愿有人吵醒。

         但还是有人走了进来,她的脚步轻缓,步步生莲,轻身走到了他的床前,伸出一只玉藕般的手,探了一下谢安歌的鼻息,他的鼾声均匀,想来一定入眠许久。

         苏婉儿松了一口气,转身摸向他挂在床头的外衫,也许是太过于紧张,那一连串的钥匙竟发出叮当响声不绝。

         苏婉儿的汗水淋漓,身子也微微抖了起来,身后谢安歌的鼾声霎时间已停止,房间内静的可怕,此时若是一根绣花针掉落在地上也会听得到声响。

         夜风吹拂在苏婉儿娇柔的身子,她只觉得背后发凉,正在不知所措之际,那带有韵律的,均匀的鼾声再次响起,苏婉儿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她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将那串钥匙放于怀中,快步离开了谢安歌的房间,就连门都忘记关上。

         地牢里也是漆黑一片,守卫也不知到哪里去了,若没有谢安歌的钥匙,是绝不能打开三重铁锁,到达关押慕容逸雪的牢室,苏婉儿纤纤玉手颤抖着转动手中的钥匙,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锁终于开了。

         苏婉儿喘息着,心道终于做成了一件对事,她飞奔着下了石阶,欣喜道:“慕容大哥,望舒哥哥,我现在就放你们出去。”

         慕容逸雪一直没有睡,从苏婉儿打开门锁之时,他就凝视着那石阶,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苏婉儿,轻叹道:“可是,我现在并不想走。”

         苏婉儿美丽的眸子颤动着,失声说道:“你…你说什么?”

         李望舒被铁镣铐限制住,也动不得半步,他缓缓抬起头,也苦笑道:“我也不想走了。”

         苏婉儿面色茫然,她还未来得及问出心中疑惑,却已感觉到身后有人缓步走来,只听那人笑着说道:“不错,我也实在舍不得你们走。”

         苏婉儿缓缓回过身,手里的火光照耀出那人的面庞,她的脸色骤然变了。

         谢安歌!他终究还是来了。

         苏婉儿的面色变得可怕,她的身子缓缓后退,靠在石壁上,整个人也好似瘫软了下来。

         谢安歌淡淡的微笑着,说道:“婉儿,时候不早了,我们已该走了,应当让慕容长兄和望舒早点歇息才是。”

         苏婉儿颤抖着点了点头,谢安歌揽着她的肩膀缓步走了出去,她回过头瞧着慕容逸雪,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哀求的神色,只听得一声重响,那沉重的铁门又关了起来,然后又是可怕的寂静。

         李望舒长叹了一口气,才说道:“谢安歌果然没有相信她。”

         慕容逸雪苦笑道:“你说过,他这种人是谁都不会相信的,他只信自己。”

         李望舒默然了半晌,忽然说道:“他不会对婉儿怎么样么?婉儿毕竟是为了救我们才…”

         慕容逸雪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放心吧,他不会的。”

         李望舒不知他为何这样坚定判断谢安歌不会为难苏婉儿,但慕容逸雪说出的话,总是叫人深信不疑。

         长夜漫漫,翌日清晨。

         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停在玉皇山庄门前,花香般的少女挽着马车里的男子走出车轿,那男子气质非凡,书生般儒雅清秀。

         谢安歌远远迎了过来,微笑道:“西门先生来到小弟庄园,实在是蓬荜生辉,荣幸之至。”

         西门羽浅浅一笑,说道:“怎没见苏姑娘前来相见?”

         谢安歌脸色微变,随即微笑道:“婉儿近来感染风寒,正卧榻修养,还望西门先生莫要怪罪才是。”

         西门羽沉下了脸,淡淡说道:“莫不是谢公子不愿让她见我,才找来这样的说辞。”

         谢安歌陪笑道:“小弟又怎敢欺瞒西门先生?莫要忘了此次可是我主动相约西门先生前来,有着极为重要之事。”

         西门羽的面色平缓,眼神中闪动着奇异的光芒,问道:“你当真捉住了慕容逸雪?”

         谢安歌只是淡淡的笑着,说道:“西门先生若是不信,随我前来便是。”

         玉皇山庄正厅之上,只见银光一闪,雪亮的剑身犹如浩瀚星芒,就连西门羽也不禁脱口赞叹道:“七星龙渊果然名不虚传。”

         谢安歌的笑容似乎有些得意,缓缓道:“不知将这龙渊与慕容逸雪一同献给宗主,他老人家不知该有多开心。”

         西门羽的眼神似乎炙热了起来,忽然问道:“慕容逸雪被关押在何处?”

         他不由得谢安歌回答,就拉起他说道:“快些带我去见他。”

         幽暗的地牢内,又响起了熟悉的门锁转动声响。

         李望舒脸色微变,说道:“你猜这次来的人会是谁?”

         慕容逸雪苦笑着说道:“说实话,我也猜不出了。”

         只瞧见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缓步走了下来,李望舒皱了皱眉,他并不认得西门羽,慕容逸雪倒是很吃惊,冷笑道:“没想到‘杀手书生’今日也会光临大驾,谢公子,你难不成把我当成珍禽鸟兽寻人来参观游赏么?”

         谢安歌大笑道:“若真是如此,可要多谢慕容长兄了,托你的福又让小弟发一次横财。”

         谁知此时西门羽却突然说了一句让全场人都很为意外的话。

         西门羽淡淡说道:“把门打开,放他出来。”

         谢安歌好似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人,失声道:“他可是宗主要的人,放走了可怎么向宗主交代?”

         西门羽冷冷的瞧了他一眼,说道:“宗主只是要慕容逸雪这个人,并没有说是死的还是活的。”

         谢安歌只是被他瞧了一眼,只觉得他的眼中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这个平日里柔弱的书生,此时竟然比‘玉面修罗’柳无名的杀气还要凌厉。

         他恍然明白了,西门羽此生最想击败的剑客,就是被誉为‘剑神’的慕容逸雪,任何学剑之人,都日夜盼着能够击败慕容逸雪。

         他此时并不是想放走慕容逸雪,而是想与他决斗。

         谢安歌暗道,这西门羽真会抢人风光,慕容逸雪明明是自己捉住的,此时他已多日没有饱腹,浑身的力气就连江湖中二流的剑客也有把握胜他,你西门羽此时与他决斗,不是明摆着占我功劳么。

         但西门羽武功高强,谢安歌也是不敢明面上言语相阻,只得应声打开了牢门。

         他心想,终究捉住慕容逸雪的是自己,就连他的龙渊剑也在我的手中。西门羽杀死了慕容逸雪也可消除自己心中对他的顾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若是宗主迁怒下来,也是他西门羽的过失。

         西门羽凝视着慕容逸雪,淡淡说道:“你若是击败了我,你就走。”

         慕容逸雪沉默了半晌,才笑道:“只怕到时谢公子不舍得我走才是。”

         西门羽淡淡一笑道:“你连我都能击败,若是想走,还有谁能拦得住你?”

         慕容逸雪苦笑着,没有再说话。

         他心里的苦衷,也许只有李望舒才懂,他深知慕容逸雪在体力强盛之时,未尝不是西门羽的对手,但现在…获胜的几率渺茫,甚至根本没有可能获胜。

         玉皇山庄的正厅内,还是方才谢安歌与西门羽鉴赏龙渊的地方。

         谢安歌拍了拍手,便有数名家丁手捧宝剑奉上,他笑道:“慕容长兄,我这里宝剑无数,你挑一柄喜欢的拿去用。”

         他只字未提龙渊剑的事,现在看起来极为慷慨。

         慕容逸雪瞧都没瞧这些所谓的‘宝剑’,只是随手拿来一柄,谁知西门羽冷冷说道:“拿来!”

         谢安歌故作不知,缓声问道:“西门先生要小弟拿来什么?”

         西门羽冷冷的瞪着他,说道:“龙渊剑!”谢安歌心中慌乱,连忙将龙渊剑递给了西门羽。

         西门羽缓步走上慕容逸雪面前,双手将龙渊剑呈上,微笑道:“只有这柄剑才配得上你。”他说完,接过慕容逸雪方才挑的那柄剑,随手扔出窗外。

         那宝剑剑鞘上珍珠玉石倒也不少,他看都没看一眼,仿佛这就是一堆废铁。

         慕容逸雪含有深意的瞧了他一眼,终于微笑道:“有生之年能遇到你这样的对手,即使死在你的剑下,我也已然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