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决战前夕
        濮阳玉接着说道:“方生大师虽已得知了他的身份,但念及同门旧情,仍不愿说出他的名字。”

         慕容逸雪轻叹道:“方生大师慈悲为怀,胸怀大度实在令人钦佩。”

         其实在座的人又何尝不能想到,方生大师武功已达化境,若不是未想使出全力,那人又怎可能全身而退?又怎能伤的了他?

         花白芷冷哼一声,淡淡说道:“方生大师虽不愿讲出那人的名字,但他已受了很重的伤。一个人若是受了伤,就休想能瞒得过我。”

         他这话虽然说的有些过于孤傲,但事实的确如此,令狐小飞却笑嘻嘻的说道:“花大神医,你瞧瞧我可得了什么病?”

         花白芷冷冷的瞧了他一眼,说道:“傻病。”

         云裳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觉得这些人实在很有趣。

         令狐小飞转了转眼睛,俏皮着说道:“敢问花大神医,我这傻病可有法子医治?”

         花白芷故作深沉,长叹了一声说道:“此病极为罕见,无药可医,你还是…自谋多福罢。”

         就连濮阳玉,南宫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的最大声的,竟然是慕容逸雪。

         慕容逸雪强忍住了笑意,淡淡说道:“你这失眠的儿童,能不在谈正事的时候捣乱么。”

         令狐小飞笑嘻嘻说道:“不就是少林寺的内鬼么,我赔你一个凶手便是,以我所见,行刺的人定是那大秃驴方远和尚。”

         慕容逸雪身子一震,随即微笑着,浅浅抿了口茶。

         南宫怜却是失声说道:“可是那德高望重的方远大师?这不可能,他怎会做出这种事?”

         濮阳玉和花白芷对视着,暗叹这孩子还是涉世未深,太相信武林中所谓的正派人物,君子大侠。

         慕容逸雪缓缓说道:“大胡子定然也怀疑到了那方远和尚,可从他口中问出了什么?”

         濮阳玉摇了摇头,说道:“方远大和尚口风严密的紧,一个字也不愿提起。”

         花白芷轻叹道:“但他却狡猾的很,趁我们未曾注意就想逃走,待我们追出去时,他已被人杀死了。”

         慕容逸雪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禁动容道:“方远和尚武功不弱,这人顷刻之间就能杀死他,难怪能伤了大胡子。”

         濮阳玉眼前有酒,他斟满了一大碗,仰着头喝下半碗,才沉声说道:“你可知道他用的是谁的剑法?”

         慕容逸雪淡淡说道:“是华山‘清风十三式’?还是点苍‘回风舞柳剑’?”

         花白芷叹了口气,说道:“他用的正是你那一剑封喉的剑法。”

         慕容逸雪怔了怔,苦笑着说道:“看来我真应该也给我的剑法取个好听的名字,省得你们每次都讲的这么俗气…”

         花白芷瞪了他一眼,凝声道:“事已至此,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慕容逸雪轻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着说道:“近来我已不知听过多少次有人会用我的剑法,耳朵都快起了茧。”

         他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淡淡说道:“这世上绝没有完全相同的剑法,就如绝不会有两个容貌完全相似的人一样。每个人的出手方位,持剑习惯都略有不同,我先前也险些被这人瞒了过去。”

         濮阳玉好似很吃惊,失声说道:“你难不成早已知道那人是谁了?”

         慕容逸雪瞧着手中的龙渊剑,轻叹道:“我只希望不是他,我只希望我能够猜错一次。”他停顿了半晌,又接着说道:“我发现西门羽喉咙上的剑伤,虽与我的剑法极为相似,但还是有一点截然不同,这本是我剑法中的秘密,任何人也不会知道的。”

         屋子里很安静,只听得见呼吸声和心跳声。

         打破沉默的是华清漪,她瞧着慕容逸雪,缓声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慕容逸雪沉思了半晌,转眼看向南宫怜,问道:“你说武当清虚道长也去了黄鹤楼,是么?”

         南宫怜神色黯然道:“不错,我和沐大哥起初都误解了他老人家,没想到他最终也惨遭杀害。”

         他不禁想起了救下他性命的沐长风,想起了他惨死的样子,心里又怎会好受。

         慕容逸雪好似也陷入一阵悲凉,他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接着说道:“现如今武当派的‘内应’已被杀害,这件事想必苍月宗筹划了很久,清虚道长的事猝不及防,他们绝不会在此短时间内再找出一个武功,心智,与清虚道长相若的人。”

         花白芷性格最为沉稳镇静,他缓缓说道:“不错,武林六大派中,本已被苍月宗占去点苍,华山,峨眉,南海四派。黄鹤楼一役,武当玉虚真人的刺杀计划有了变故,就连华山派顾青峰也意外身死,少林方生大师倒也平安无事。如此算来,此次武林盟主的选举,倒是我们占于上风。”

         慕容逸雪微微颔首,表示认同他所说的话。

         濮阳玉皱了皱眉说道:“但你莫要忘了,方生大师早已厌倦了江湖中的纷争,此次武林大会他并没有选择参与,更何况华…女侠她…”他竟一时不知该怎样称呼华清漪,华清漪却是截口说道:“濮阳大哥说的没错,我虽是华山派掌门人的不二之选,但现在毕竟还未有继任,更何况顾青峰身死的消息还未有传出去,恐怕华山弟子一时也难以接受掌门更换如此频繁。”

         慕容逸雪沉默着,此时突然开了口:“不,你们都想错了。苍月宗此举,本就是削弱中原武林各大派的实力,若是方远大师,玉虚真人都已遭杀害,这武林盟主就算被别人占了去,也无足轻重了。”

         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道若真是如此,绝不能允许此事的发生。

         慕容逸雪突然沉声说道:“这已是最后一战,希望大家能助我一臂之力。”

         他的声音此时变得慷慨有力,不由得让人心头一震,情绪也变得高涨起来。

         “武当山腰处留有解剑池,想必你们都是知道的。”慕容逸雪淡淡的说道。

         这件事武林中人无人不晓,武当派早已有这不成文的规矩,凡是上武当山之人,必须将兵刃交给解剑池前的道童保管,若是不从,只得刀剑相向,留下兵刃,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侠士的利器沉于池底。

         “但我想,武林大会那日,武林中各大派的掌门应当可以佩剑上山,除非之外,想必绝没有人能够带兵刃随行了。”

         云裳睁大了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忍不住轻声问道:“慕容大哥,那你呢?”

         慕容逸雪只是微微笑着,说道:“我当然也可以带剑随行,我保证在座的各位那日都可以佩剑上山。”

         没有人会怀疑他所说的话,若是‘剑神’慕容逸雪想带剑上山,绝没有人拦得住,可他的剑从不离手,玉虚真人昔年间就曽下令过,这规矩唯独对慕容逸雪例外。

         道童们也是顺从的很,谁人不想亲眼看看‘剑神’慕容逸雪的风采?又怎忍心收回他的剑?

         “所以武林大会那日,崔绿珠,灵鹫子,龙景云三人,作为各派掌门人的身份,都可以带兵刃上武当山的。”

         花白芷凝声问道:“所以,既然没了清虚道长去执行刺杀计划,那日定然由这三人代替清虚道长完成,这虽然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也是无奈之举。”

         慕容逸雪淡淡笑道:“不错,要保护玉虚真人,必须先清楚我们的敌人是谁。”

         “崔绿珠的峨眉剑法并不弱,但我们的华女侠清风十三式也绝不输她,何况还有名剑门的小女侠相助。”

         华清漪不禁握住了手中的剑,淡淡笑道:“你就放心吧,她遇到我,绿珠也要变红珠。”

         云裳这是第一次领到任务,激动的快要跳起来,南宫怜苦着脸说道:“裳儿,你难道永远不能消停会么。”

         “南宫兄弟的对手则是南海剑派灵鹫子,切记他的剑法极为灵巧,变化多端,若是不能力敌,只要拖延他的出手即可。”

         南宫怜心头一震,恭声说道:“慕容大哥放心,我绝不会输他。”

         慕容逸雪浅浅的笑着,他知道南宫怜的剑法已不弱于昔年的自己,对付灵鹫子即使难以取胜,也会不分伯仲,他方才言语相激,也有用意。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淡淡说道:“至于龙景云和那个神秘的‘他’,就交给我和大胡子。”

         慕容逸雪深信,那天‘他’定然会来的,‘他’若是想来,绝没有人能拦得住。

         令狐小飞坐不住了,手指着自己,大声问道:“那我呢?好事都被你们占去了,我和瞧病的怎么办?”

         这件事极为危险,他却说是好事,慕容逸雪神秘的一笑,淡淡说道:“你们俩才是我整个计划的关键,若是没有你们,此事成不了局的。”

         他悄悄伏在令狐小飞的耳边,轻声吩咐着什么,令狐小飞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用力拍着慕容逸雪的肩膀,大声说道:“这种好玩的事也只有你能想的出来…”他大笑着,甚至笑的弯了腰,花白芷冷冷的瞧着他,沉声道:“你若是还不赶快告诉我是什么事,我就一针扎下去让你再也笑不出声。”

         令狐小飞笑嘻嘻的在花白芷耳旁也轻声说着什么,就连沉静如花白芷,此时面上也不禁泛起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