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落日余晖
        龙独鹤整个身子不住的颤抖,失声道:“慕容逸雪,怎会是你?”

         风雨时若,雨水打湿了龙独鹤的衣衫,他此时只觉得身体已经凉透。

         慕容逸雪淡淡说道:“若只有我一人在此,你或许还有逃掉的可能,但是他…”他不禁摸了摸鼻子,笑道:“你还继续打算当道人么?”

         那清远道人卸去了易容,只瞧见他的一双眼睛黝黑明亮,虬髯微须,正是濮阳玉。

         慕容逸雪淡淡说道:“有我二人联手,想必龙先生插翅也难逃此地。”

         龙独鹤突然凄厉的笑了起来,说道:“慕容逸雪,我本以为你是武林中少见的英雄,没想到也是出卖朋友获取名利之人。”

         慕容逸雪皱了皱眉,不知他何出此言。

         龙独鹤冷声说道:“你虽制住了我,那易容成你的那人呢?他岂是我宗数十名宗众的敌手?”他本以为慕容逸雪脸色会骤然惨变,谁知他只是淡淡一笑。

         慕容逸雪笑道:“大胡子,不妨你来告诉他。”不知为何,龙独鹤只要瞧见他安然若素,那般自信的笑容,心中就生起寒意。

         单凭这一点,他就已经输了。

         濮阳玉冷哼一声,说道:“莫要以为只有你会用得毒烟,我们之中有一人才是用毒烟的鼻祖。”

         慕容逸雪笑道:“不错,倒也是难得听你夸那瞧病的,想必现在他那边已完事了罢。”

         他话音刚落下,只瞧见远远走来一位白衣如雪的男子,他身旁还有一个火红色披风的魁伟大汉,随行的还有南宫怜,云裳,华清漪众人。

         慕容逸雪瞧着那边的‘慕容逸雪’,不禁苦笑道:“莫不是我今天没喝酒,都要以为凭空多出个孪生兄弟。”

         濮阳玉皱了皱眉,说道:“我可是对我这孪生兄弟可是不满意。”

         只见那易容的濮阳玉嘻嘻笑道:“我贴着这大胡子一整天都快发疯了,真不明白你这人为何不去刮刮胡子。”

         那‘慕容逸雪’恢复了原来的容貌,竟是个俊美的男子,他淡淡说道:“这‘剑神’的滋味可并不是那么好受,方才在正殿时,险些被女侠士的目光吃了去。”

         华清漪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难怪龙独鹤会中计,就连我都瞧不出你是易了容的。”她的语声竟带有几分幽怨。

         慕容逸雪有点心酸,他知道,此事想要成功,就连华清漪,南宫怜等人也要瞒住身份。并非是慕容逸雪不相信他们,而是如果他们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难免露出破绽,计划恐有闪失。

         那天在八仙楼内,慕容逸雪就已算出,苍月宗的最大目的,一定是将苍月宗宗众混入武林各大派弟子之中,其目的一定是将中原义士一网打尽。

         所以慕容逸雪就想出了一个法子,一个能引出龙独鹤的法子。他算准只有在玉虚真人毫无抵抗之力的时候,龙独鹤才会出现,龙独鹤绝不会做没有把握之事。

         计划的关键就在于花白芷与令狐小飞,花白芷一听到能易容成慕容逸雪的样子,倍感有趣,当时就答应了。

         只是这任务太过于危险,花白芷若是一拔剑,就不免露出破绽,所以他得用着自身擅长的功夫,这也是为何在正殿之外,

         为何那‘慕容逸雪’并未有拔剑,只是游身用出灵巧的掌法,而那‘濮阳玉’用起飞针的原因了。

         龙独鹤此时虽然戴着面具,不难想象他面具下阴沉的面容,他沉默半晌,才说道:“慕容逸雪,我承认我败了,但你真的认为,就凭你们几个能拦得住我么?”

         慕容逸雪沉默了许久,才长叹一口气说道:“你瞧瞧你的四周,我早已说过,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霏霏春雨不知何时已渐渐停下,远方的山巅处似已放晴,日光也变得明亮起来。

         只瞧见长亭外,山坡下,无数武林义士走来,月牙服的苍月宗高手已中了毒烟,被点了穴道押送至此,为首的一人仙风道骨,手执一柄七星剑,头戴道冠,他才是真正的玉虚真人。

         灵鹫子和崔绿珠也被押解着,龙独鹤瞧见他们时,心也凉了一大截,长叹了一口气。

         玉虚真人瞧见慕容逸雪时,微笑道:“慕容大侠智计无双,老朽实在是钦佩万分。”

         慕容逸雪淡淡笑道:“真人过谦了。”

         玉虚真人微笑着颔首,目光转向龙独鹤,骤然变得淡漠,沉声说道:“事已至此,你难道还不肯罢休么?”

         他话还未说完,龙独鹤的身形箭一般窜了出去,离他最近的云裳花容失色,就连双剑也未来得及拔出,就已被龙独鹤制住。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连慕容逸雪也没想到,他是怎样受了伤行动还保持这样敏捷的。

         龙独鹤阴沉的笑道:“看来我还未有败。”

         南宫怜脸色惨变,失声道:“你挟持一个弱小的姑娘,算什么英雄好汉?”

         龙独鹤冷冷说道:“我本来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谁胆敢向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没有人敢动,就连慕容逸雪也没有把握,他深知龙独鹤武功高深莫测,自己倘若稍微动的半分,云裳必然殒命于他的剑下。

         没有人忍心瞧见这花儿般美丽的少女死于他的剑下。

         武林群侠中有人问道:“真人,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纵使玉虚真人稳如泰山,此时也不免有些惊慌,他轻叹道:“阁下何必为难柔弱的女子,老朽被你挟制便是,我岂非比一个小姑娘有价值多了?”

         龙独鹤冷笑道:“玉虚老儿,你这主意虽好,但我可没把握能制住你。”

         慕容逸雪忽然.说道:“放你走也可以,但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龙独鹤突然大笑道:“慕容逸雪,你绝不会知道我是谁,但你绝不会想到,我…”

         他话还未说完,就向前倾倒,鲜血如泉水般喷涌,只瞧见他后颈已被刺穿,那利刃穿过了他的喉咙,仔细瞧来,竟然只是一根枯竹。

         一个白衣长袍的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他的白袍已被鲜血染红,慕容逸雪瞧见他,脸色变得可怕。

         纳兰子清!这白袍人赫然就是名剑门门主纳兰子清!

         纳兰子清轻抚着云裳的小脑袋,微笑道:“裳儿,方才可有害怕么?”

         云裳惊恐未定,却还是勉强笑道:“多谢师父出手相救,裳儿不怕。”

         纳兰子清微笑的看着她,说道:“好,不愧是我名剑门下的子弟。”

         慕容逸雪失声道:“纳兰门主,你的伤…”

         纳兰子清回过身来,淡淡的一笑,说道:“慕容大侠,看到自己的爱徒受人挟持,若是你又会怎么做?”

         慕容逸雪默然,纳兰子清的话虽然在理,可他明白,方才那一剑快的惊人,这也是慕容逸雪第一次瞧见他出剑,原来纳兰子清才是深藏不露的绝顶剑客。

         龙独鹤就静静的躺在血泊里,只要走过去摘下他的面具,就可以知道他究竟是谁了。

         慕容逸雪现在的心情很沉重,竟然并不想去瞧瞧这龙独鹤的真面目。

         他不想看,并不代表其他人不想,令狐小飞兴冲冲的掠了过去,翻过那龙独鹤的脸,怔怔的呆了半晌。

         玉虚真人走了过去,看到那张脸,好似很吃惊。

         他临死的时候面容很狰狞,仿佛并不相信竟然会被杀死,纵使‘龙独鹤’这样的高手,临死时也是恐惧死亡的。

         纳兰子清瞧着这‘龙独鹤’的面容,轻叹一声说道:“没想到竟然是他…”

         他究竟是谁?为何慕容逸雪竟然看都不想看一眼?

         那‘龙独鹤’面具下的脸庞,赫然就是点苍派的掌门龙景云。

         龙独鹤,龙景云,原来最终的幕后竟然是他。江湖中人的豪杰这才真相大白,无一对他唾弃,这昔日来万人敬仰的一派掌门,最终竟落得这样的结局。

         武林豪杰中无一不欢呼着,这一战他们打的实在漂亮,灵鹫子和崔绿珠被押解上来,玉虚真人叹了一口气,问道:“慕容大侠,他们怎么处理,你看…”

         慕容逸雪摆了摆手,说道:“放了他们。”武当派的弟子愣了愣神,瞧向玉虚真人,只见玉虚真人点了点头,说道:“按慕容大侠说的去做,他自有他的道理。”

         灵鹫子面容难堪,他身形突然展动,拔出了武当弟子的佩剑,反手一剑割向自己的喉咙!

         只瞧见慕容逸雪手腕微动,那剑锋就被击落下来,灵鹫子好似很吃惊,怔怔望着慕容逸雪。

         慕容逸雪喃喃道:“你本无罪,只是受人挑唆,该偿罪的并不是你…”

         他萧然的转过了身,缓缓走出了人群,濮阳玉,花白芷众人也随着他走了出去。

         正当人群中一片哗然之声,不知慕容剑神是怎么回事,玉虚真人突然恭声说道:“恭喜纳兰盟主。”

         纳兰子清淡淡笑道:“不敢当。”

         众人在这想起,慕容逸雪曽说起过,但凡是谁杀死了龙独鹤,武林盟主之位就由谁担任。

         纳兰子清无论武功,威望,都无疑是担任武林盟主的最佳人选。

         慕容逸雪还未走出武当派,就听到身后有人高呼,一个俊秀的少年追了出来,他一袭紫衫,腰畔佩戴漆黑的湛卢剑,正是南宫怜。

         慕容逸雪淡淡说道:“南宫兄弟可有何事?”

         南宫怜垂下了头,轻叹道:“我知道,龙景云绝不是龙独鹤。”

         慕容逸雪沉默了半晌,只是抬头说了一句话:“走,我们去喝酒。”

         武当山脚下,伫立着一个清丽脱俗的身影,宛如仙子下凡,她静静的站在桃花树下,落日的余晖洒在她粉樱色的纱衣上。

         慕容逸雪瞧着她,嘴角终于扬起,也许只有见到她时,他才会存有这般温暖的笑容。

         慕容逸雪走上前去,柔声问道:“可等了很久?”

         白云熙温柔的笑道:“不久。”慕容逸雪轻轻拉住了她的手,方才的阴霾也一扫而空,他淡淡笑道:“这就是我常提起过的大胡子,瞧病的,还有这杂耍的,你先前已见过了。”

         濮阳玉瞧见慕容逸雪这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宛如千里冰封融化,不禁失声赞叹道:“恭喜。”

         令狐小飞笑嘻嘻的凑了上来,嬉笑道:“我说大胡子,你莫不是开始嫉妒练剑的抱得美人归,自己却只有这一撮胡子孤独终老吧?”

         濮阳玉撇嘴一笑,竟然笑容也有些温暖,说出了一句话,差点让令狐小飞栽在地上。

         濮阳玉笑道:“忘了告诉你,我已成婚了。”

         不仅是令狐小飞,就连慕容逸雪,花白芷也是喜出望外,失声道:“你这大胡子,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濮阳玉淡淡道:“因为你们也没有问我。”

         众人怔住,呆了半晌,只有白芸熙一人微笑道:“我想…她一定是个温婉秀丽的姑娘。”

         濮阳玉的目光也望向远山外的夕阳,笑道:“不错,她的确很美。”

         他沉默了半晌,突然又说道:“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

         慕容逸雪认真的点了点头,就瞧见他的披风一抖,整个人也被那火红色的披风淹没。

         令狐小飞快要跳了起来,大声道:“这大胡子,就这么走了?”

         花白芷忍住了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大胡子已是有家室之人,岂是和你这游子一般无处可去?”

         慕容逸雪也淡淡笑道:“那倒也未必,他说不定还有几处狐狸窝可以去。”

         令狐小飞气鼓鼓道:“我看这酒不喝也罢,我也走了。”他说着,身形突然飞到身旁的高树之上,身影再一抖,就瞧不见踪影了。

         花白芷摇头苦笑道:“看来只有我去陪一陪这失眠的儿童了。”说完,他的身子轻巧优美,飞身拂过,转眼间也消失不见。

         白芸熙瞧着他们散去的身影,不禁忍不住说道:“你的朋友都走了…”

         慕容逸雪苦笑道:“难道你没看出,他们是故意留给我们独处的时间么?”

         白芸熙的脸颊似有些发红,轻声道:“那他…”她所指之人,正是南宫怜。

         慕容逸雪抚了抚她额前的发丝,转身问道:“南宫兄弟,你可是要告知我,有关于你师父的事?”

         南宫怜点了点头,说道:“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慕容逸雪颔首道:“好,待我安顿好芸熙,就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