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 烟雨旧梦
        这满城的烟雨,越发的朦胧,雨水已浸湿了他雪白的衣衫。

         可是他却好似梦呓般,痴痴地望着楼前的霏霏春雨,任凭雨水落在他那流云般乌黑的发。

         朱红色的围栏尽头,是一座古朴典雅的亭台,亭台中的石桌石凳也已被雨水打湿,石桌上有一壶酒。

         可是他却似乎并不在意,修长的手指拿起这壶酒,斟满了酒杯,仰着脖子喝了下去,也许是喝的急了些,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直咳的身子也不住起伏,面色泛起一阵嫣红。

         他似乎太痛苦,太寂寞,年轻的眉宇间竟透着说不尽的忧思,本该是朝华岁月的他,却不知在苦着什么?春雨细下,清风轻拂,伊人又在何方?

         他本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他的眉很清,眼神澄澈的像是平静的湖水,也只有她能让他那一双海洋般深邃的眸子暗下去。

         可他这一双漆黑的眸子终究是亮了起来,她还是来了。

         她步履轻盈,笑靥如花,同样是一身雪白的衣衫,斜斜的撑着一把绣有红梅的油布伞,就连空气中也好似充盈着梅花的香气。

         她的衣衫并非华贵,却是最简洁,朴素的白。她的面容并非完美无瑕,但她就这样站在那里,霎时间漫天的烟雨也已静止,花朵也失了颜色。

         她轻轻的坐在白衣男子身旁,缓缓挽起衣袖擦拭着他额头上的雨滴,宛如一阵温柔和煦的春风。

         他轻咬着嘴唇,想说着什么,却是欲言又止。虽然并未言语,可他的眼眸已替他传达了一切。

         他嘴角微动,终究是想好了要说些什么,还未来得及开口,却又被她的衣袖掩住了嘴,只听得她柔声说道:“你可等的累么?”语声宛如出谷黄莺,轻巧动人。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蓦地怔住,她已握住了他的手。

         只瞧见她从手中将酒壶卸下,放于石案之上,缓声叹道:“我知道一个人若非有太多的伤心事,是绝不会在雨中待太久的。”他只觉得心中像是被钟锤敲击一般,整个身子突然顿住,只听得她又说道:“我也知道,一个人若非有太想念的人,是绝不会酒喝的这么急,这么快的。”

         没想到这样简单就被戳穿了心事,他只得勉强笑道:“是的。”他的回答只有简短两字,却无疑承认了一切。

         若不是你,何必相思。

         若不是你,何苦相思。

         却是一阵默晌,她竟将那剩下的半壶酒,斟满酒杯,也学着他仰着头喝了下去,活脱脱像是男子般的豪气。

         他忍不住惊呼道:“你这是为何?”她并未搭话,只是轻叹道:“这酒喝下去,头难道不会痛么?”

         看到她这般顽皮,他忍不住笑道:“若是酒喝的多些,头当然会痛,若是小酌几杯,头非但不痛,还会变得清醒不少。”他虽然不常饮酒,可酒量还是不错的。

         她突然笑了,甚至笑的有点狡黠,说道:“你错了,酒无论喝多喝少,头总会痛的。”

         也许是见到她太过欢欣,他并未察觉到她近乎诡异的笑容,只是应着她说道:“那怎样头才会不痛呢?”说罢,他从她手中接过酒壶,斟满,又饮了一杯。

         这酒,却是比往常凉意更重了,他只觉得胸口发凉,低头看去,只见一柄银白色的雪亮长剑已没入胸口,他认得这柄剑。

         这正是他用了一十七年,陪伴他从无败绩的七星龙渊剑!再瞧向她看去,只见她冷声说道:“你现在可知道头不疼的法子了么?”她拔剑,鲜血如注,他再也支撑不住,伏在青石板上不住的咳起来,雪白的衣衫也已染得鲜红,鲜血蔓延开来,染红了青石板路。他想放声大吼,却如何也发声不出,就连视线也已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