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英雄已逝
        那青面人反手持剑,缓步走了过来,剑锋迸发出咄咄逼人的剑气,仔细瞧来,竟然是昔年魔教教主所善用的威道之剑泰阿!

         沐长风的心已凉透,他已能想象到自己今夜恐怕是走不出这黄鹤名楼了,只是不知这暗处的青面人究竟是什么人,难不成他才是真正的龙独鹤?

         青面人淡淡说道:“潇湘剑客,清虚道长果然名不虚传。今日一见,鄙人实在大开眼界。”他摇手一指先前那‘龙独鹤’,继续说道:“你们当然不难猜出,眼前这人是谁。”

         沐长风默然,此人‘回风舞柳’剑法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方才他与清虚道长二人联手才勉强占得上风,这人若不是点苍派掌门龙景云,还会是谁?

         青面人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你不妨把面具摘下来给他们瞧瞧。”

         那‘龙独鹤’身子微微一怔,缓慢的摘下了惨青色的面具,他的两鬓已有了华发,面容也显得有些病态,但沐长风已不难瞧出,这人果然就是点苍派的掌门龙景云。

         清虚道长气的发抖,颤声道:“若不是我亲眼所见,直到方才那一刻我都不敢确定真的是你。”

         清虚道长重重叹了一口气:“你…你为何…唉…”他竟然话都说不出来,显然这多年来的老友已让他心寒。

         龙景云今年约有五十岁,若是论起年龄,他与清虚道长差出一旬之多,但按辈分来算,他在武林中甚至与清虚道长平辈,昔年点苍派龙大侠,也是名动江湖,正义凛然,无奈最终还是做了权力金钱的奴隶。

         龙景云的神色黯然,垂下了头,似乎也无颜面对清虚道长。

         青面人淡淡说道:“现在龙独鹤已经死了。”龙景云脸色变了,但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青狮面具本意就是掩饰身份,但若是身份已被看出,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

         龙景云此时身份已经暴露,显然不能再继续担任‘龙独鹤’这个角色。

         青面人淡淡一笑,接着说道:“沐长风,若是你愿意,你现在就是龙独鹤。”

         沐长风大笑道:“哦?阁下如此看得起沐某人,实在是受宠若惊。”

         青面人长袖一甩,淡淡说道:“拿起你的承影剑杀了清虚,龙独鹤的位子就归你。”

         沐长风沉下了脸,大声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青面人好似并不意外,只是缓缓的说道:“若是你不答应倒也无妨…龙景云还会是龙独鹤。”

         他的言外之意,若是沐长风和清虚道长都葬身此地,这世上还是没有人会知道龙独鹤的真实身份就是龙景云,死人是绝不会泄露秘密的。

         可他并不知道,此时木梁之上还有一个南宫怜。这也是青面人导致全盘皆输的缘故,当然这是后话了。

         沐长风暗道,没想到还有这青面人的存在,想必他一定就是真正的幕后,本以为探出了龙景云的身份,这一切都该结束,现在想来远远不止这样简单。

         沐长风深知眼前的青面人武功深不可测,方才与龙景云交手之时,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此人的存在,他何时上了楼,何时走到他们身旁,自己竟浑然不知。

         单凭龙景云一人之力,沐长风和清虚道长联手都难以胜他,更何况此时还有一个武功深不见底的青面人相助,结果不言而论。

         沐长风暗暗下了决心,就算今日身丧于此,也要将这青面人的身份探查出来让南宫怜知道。

         沐长风握剑立于胸前,沉声道:“前辈,我来对付他,龙景云交给你。”

         那青面人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他对龙景云淡淡说道:“你不需要出手。”

         龙景云颔首退了出去,恭声说道:“是。”

         沐长风的眼睛亮了起来,心中暗喜,若是与清虚道长合力对抗青面人,还是有一线机会战胜他逃出此地。

         再者若是他全力一战,就必然会使出浑身解数,到时这青面人的武功身份也会自然知晓。

         即使败了,他只求南宫怜能将这宝贵的消息传达给慕容逸雪,也会死而无憾。

         清虚道长的凝神聚气,剑气刺破了西风,这一招正是‘太乙玄门剑’中的仙人指路,沐长风的身影抖动,飘忽的剑影已将青面人笼罩住。

         这二人无疑都是武林中绝顶剑客,青面人只是淡淡的瞧着他们,他的剑终于出鞘!

         只是剑光一闪,清虚道长的七星剑就已折断,剑锋再起,清虚道长的整个身躯已被他的剑尖挑起!沐长风脸色骤然变了,他根本没有瞧清楚他是何时出手的,抢身上去,那青面人剑锋撤出,血雨般的鲜血就溅在沐长风的脸上,衣衫上,他只觉得胸口一凉,连忙纵身倒滑出去数步,惊出了一身冷汗。

         沐长风瞧向清虚道长,发觉他已经断气了。幸得他的反应及时,不然方才青面人那一剑已能刺穿他的心脏,他现在只是受了些许轻伤,但也和死亡无异。

         这青面人是他平生所见武功最高之人,清虚道长是武当派的名宿,虽然已经年迈,但剑法依然精纯,他竟然能在一招之内轻描淡写的将他杀死。

         沐长风面色变得惨白,他深知自己就连眼前这青面人一招都接不住,想不到自己英明一世,今日真的要葬身此地,只是未瞧见此案水落石出,实在难以瞑目。

         他很想最后再看南宫怜一眼,可是他不敢这样做,这样一来无疑是害了他,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青面人淡淡说道:“沐长风,此时绝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就连慕容逸雪也不能。”

         沐长风凄然一笑,说道:“沐某人死亦何惧?只是我已是将死之人,阁下何不摘下面具,让沐某死个明白?”

         那青面人未有说话,只是剑锋缓缓的移动着,他的动作也开始产生变化,霎时间,剑气暴射而出,这一招正是华山派的剑法‘清风徐来’!

         沐长风骇然不止,谁知青面人的剑锋又发生了变化,如春风般优雅,正是点苍‘回风舞柳’剑法,剑锋再一转,又像是南海剑派的快剑灵巧多变。

         青面人淡淡说道:“我用出这些剑招,并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想告诉你,我只要戴上这面具,谁也别想瞧出我的身份。就连将死之人也不能!”

         他竟然能将各派的剑法使用的如此纯熟,任凭何人也瞧不出他的武功真实路数。

         南宫怜此时在木梁之上心急如焚,他恨不得现在就跃下去狠狠的一剑将这青面人刺死。

         沐长风此时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如阳光般温暖,缓声说道:“阁下既然有得如此高绝的武功,却要屈身苍月宗为奴,实在是可惜…可惜…”

         那青面人身子发颤,剑锋一抖将沐长风的胸口刺穿,钉在地上,冷冷说道:“沐长风,你还嫌死的不够快么?”

         沐长风大口的咳出了血,声音也变得微弱,但他还是笑着的:“我相信…他定能将你击败,这世上…绝没有人能胜得过他…”

         他已闭起了双眼,再也说不了一句话了。

         他临死前的笑容还是那样安详,还是相信这世间是美好的。

         南宫怜的眼泪已夺眶而出,这是血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时他只感觉心在滴血,他已了解到了沐长风的苦衷。

         沐长风深知以南宫怜的性子率真,点下他的穴道,就是希望他活着,活着将这里的一切告知慕容逸雪。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怜已能行动自如,沐长风点穴的手法掌握的刚好,他已算准两个时辰之后南宫怜的穴道会自行解开。

         沐长风的尸身已被带走,就连他赖以成名的承影剑也落入苍月宗的手中。

         只是那一滩血液还是红的令人心碎,南宫怜跪在这鲜红的血液中,悄然神伤,这是英雄的血!

         他发誓一定要查出那青面人究竟是谁!

         天色已渐渐亮了起来,凄迷的黑夜也即将过去。

         南宫怜颓然的走在城镇的大街上,不知该去哪里,也不知慕容逸雪又身在何方?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渺小,自命天资聪颖,剑法不凡,但面对青面人这样的绝顶高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好朋友被杀死在自己面前。

         他的眸子空洞无神,没有眼泪,是不是泪水已经流干?

         却是听到甜甜的语声响起:“大师哥,我终于找到你啦。”

         南宫怜吃惊的回过身来,那死灰色的眸子终于有了色彩。眼前的这个秀丽的女孩子,赫然就是自己的小师妹云裳。

         南宫怜失声道:“裳儿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云裳嫣然道:“你不带我出来玩,我只好自己跑出来找你啦。”

         南宫怜见到她是欣喜的,但他现在心情沉重,实在没心思开玩笑,轻叹道:“若被师父得知可怎么行?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云裳撅起了小嘴,冷哼道:“人家只是逗你一下,就是师父他老人家让我下山来寻你的。”

         南宫怜吃惊的看着她,就像是她脑袋上长出了麋鹿的犄角。

         云裳跺了跺脚,大声道:“是真的!师父他已接到武林各派的拜帖,要去武当山参加武林盟主的选举大会。”她说着,从怀里拿出了纳兰子清的书信。

         南宫怜接过书信,眼神也变得炙热起来,武林大会…那青面人一定也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