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瀛洲湖畔
        淡淡的星光洒在唯美的西湖水面之上,宛如梦幻般的星空美如画卷。

         慕容逸雪倚靠在围栏之上,整个人也显得写意朦胧。

         花儿般的少年少女牵手走过石桥,面上洋溢着喜悦的笑。慕容逸雪不禁想起了白芸熙,暗叹道,西门羽掳走了她,理应要挟自己前去赴约才对,怎会一点风声都没有?

         凡事他都有耐心等,可事关白芸熙,他的心里不免焦躁起来。

         这种时候,饮上一杯清醇的佳酿定能舒畅心怀,可慕容逸雪现在怎还会有心情喝酒?

         远远的青草地上走来一个少年,他肩头扛着一支竹竿,衣衫简陋不堪,长亭内并无旁人,他竟像是来找慕容逸雪的。

         就这样一个小叫花,找慕容逸雪又会是什么事呢?会不会是谢安歌派来的?

         慕容逸雪虽然不认识他,但想到了这一点,就不禁神经紧绷起来,他在等小叫花开口说话。

         小叫花并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条轻软的手帕,慕容逸雪皱眉接了过来,瞧见上面浅浅的绣着‘慕容’二字。

         慕容逸雪凝声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小叫花突然嘻嘻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慕容逸雪叹了口气,龙渊剑陡然出鞘,冰凉的剑锋架在小叫花的脖子上,冷冷道:“可是谢安歌派你来的?他人在哪?”

         谁知那小叫花还是笑嘻嘻的摇了摇头,一点惶恐的神色都没有。

         慕容逸雪这下呆住了。

         他缓缓放下了剑锋,轻叹道:“这谢安歌玩笑开的太大了,竟派了个哑巴小叫花前来传信。”

         小叫花还是摇头,摇得更厉害了,像是小孩手中把玩的拨浪鼓。

         慕容逸雪瞪大了眼,沉声道:“你难道脑袋也有毛病?”

         小叫花很是委屈,像是快要哭了出来,竟然气鼓鼓的说了一句:“你,上船。”说完他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湖边的一艘画舫。

         慕容逸雪快要跳了起来,这小叫花原来不是哑巴?

         他已忍不出冲进了画舫,船已荡了起来,缓缓离开了岸边。

         西湖的月色,湖面上的碧波微风,已渐渐使人沉醉,但慕容逸雪此时快要气的晕倒。

         谁也想不到,‘剑神’慕容逸雪竟能被个小叫花气的哑口无言,这事就算传出去也绝不会有人相信的。

         慕容逸雪瞪着他问道:“我问你,你既不是哑巴,为何又像个脑袋里灌了铅似的只知道摇头,你难道是赌坊里的骰子?”

         小叫花笑嘻嘻的用手指了指天上,吃吃的笑道:“仙女姐姐什么都不让说,只让我把手帕交给你。”

         慕容逸雪怔了半晌,舒然笑道:“原来是她…”

         画舫缓缓停靠了岸,此时慕容逸雪已到了西湖湖心的小瀛洲,也就是杭城人俗称的三潭印月岛。

         走过一条繁花小径,远方的竹屋灯火温暖明亮,小叫花停驻了脚步,笑嘻嘻的指了指那竹屋,慕容逸雪微微颔首前行,轻轻推开了门。

         竹屋有一种淡淡的甜香袭来,屋里端坐着一位花枝般柔弱的女孩子,慕容逸雪瞧见了她,不禁苦笑道:“你从哪里找来的小祖宗,为何不亲自来找我?”

         那少女竟然长叹了一口气,柔声道:“莫不是江南的世家都已被谢安歌控制,我又怎会逃到这湖心小岛来,逸雪哥哥,你怎得糊涂了?”

         那少女赫然就是林家千金林语柔。

         慕容逸雪先前没有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他的心思全用在了白芸熙身上,那绣有慕容的手帕他只送给过白芸熙一人,就连上官明月他也未有送过,只是他忘记了少年时曾有一条被林语柔珍藏了起来。

         慕容逸雪动容道:“李望舒呢?他既然没有陪你一起,难不成…”

         林语柔瞧着他,眼圈也渐渐红了起来,叹道:“我们从长安城回来时,就发觉江南世家已经物是人非了,萧家,林家,李家的产业都被谢安歌控制住,只有白,苏两家安然无事。”

         慕容逸雪皱眉道:“只因他不敢让芸熙太早发现他私下里的勾当,若是芸熙嫁了谢家,这白家产业也是顺其自然得手,可…苏婉儿呢?”他并不知道苏婉儿与谢安歌的关系,所以一时不解。

         林语柔的语声仿佛有些激动,恨声道:“她与萧家本有婚约在身,我实在没想到她私下里竟然和谢安歌有着…那种关系。”她就连愠怒时也是这样温柔,但她说的话实在让人震惊。

         慕容逸雪这下才真的怔住了。

         林语柔接着道:“就因为他们有着这种关系,苏家才会无事。谢安歌在长安时已杀害了萧承宇。望舒他…他早已想到谢安歌回到杭城时,绝不会容得下我们两人,所以把我送到这里躲了起来。”

         慕容逸雪喃喃说道:“李望舒心思缜密,幸好他有得先见之明,你才会无事…可是他既提防做了准备,又怎会落入谢安歌手中?”

         林语柔的面色突然变得绯红,呓语般轻声道:“那是因为…我们听到了你在烟雨楼被杀害的消息,所以…”

         慕容逸雪起身望着窗外点点星光,长叹道:“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他已能想到,林语柔得知了慕容逸雪在烟雨楼被杀害的消息,又怎能心安?李望舒自然是外出打探慕容逸雪消息时,才会被谢安歌手下的人发觉,落入虎口。

         林语柔望着他寂寥的背影,柔声道:“逸雪哥哥,此事只怪是我不好,但我此次叫你前来,并不是去救望舒一人的。”

         她拉着慕容逸雪坐了下来,微微笑道:“那个孩子…他虽然反应比常人慢些,但他近日来告诉我不少事情,也多亏了他,我才能找到你。”她说的自然就是那个小叫花。

         林语柔温柔的笑着,接着说道:“也就是他在净慈寺前发现了谢安歌把芸熙带走,一路跟踪前往,才得知芸熙被谢安歌关在李家的府内。”任何人都不会留意一个小叫花的,所以即使机警如谢安歌,还是疏忽了他的存在。

         慕容逸雪喃喃道:“他特意把芸熙藏在李家府内,也是怕我若是得知是他掳走芸熙,定会前去谢府救人,那他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林语柔点了点头,又说道:“那个孩子说,慕容大侠一定会来净慈寺寻人的,就问我要一件能证明身份的信物,前去等候。”她微微一笑道:“那个孩子果然猜得不错,他真的把你带来了。”

         慕容逸雪只能苦笑,这小叫花疯癫时近乎呆傻,聪明起来时谁也比不上,倒也是个活宝。

         荷塘外响起了阵阵吹竹声,林语柔轻声道:“准是那孩子叫我们出去了。”她拉起慕容逸雪走出了竹屋,就瞧见小叫花坐在荷塘边,敲打着池水激起水花。

         他瞧见林语柔缓缓走了过来,吃吃的笑道:“仙女姐姐,你来啦。”

         林语柔苦笑着,又忽然问道:“你叫我们出来,可是有什么事?”

         小叫花咧嘴一笑,说道:“救人。”

         林语柔怔了怔,微笑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谢安歌的守卫松懈,适合救人?”

         小叫花认真的点了点头,又嘻嘻笑着转身去岸边准备船只去了。

         慕容逸雪望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半晌才苦笑道:“你跟他的沟通方式实在不敢恭维。”

         林语柔抿嘴一笑,说道:“逸雪哥哥,其实你的心思我也猜得出来的。”

         慕容逸雪道:“哦?”

         林语柔柔声道:“你一定在想,这个小叫花并不像表面这样简单,或许是谢安歌派来的,对不对?”

         慕容逸雪身子微微一怔,显然是被说中了。

         林语柔轻叹道:“可是你这样就错怪他了,他若是想害我,近一个月来不知有多少机会,又怎会等到现在?”

         慕容逸雪只是摇头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话。

         林语柔挽起了他的胳膊,柔声道:“我知道多一些防备是好事,但现在我们要去救人,就一定要相信他。”慕容逸雪明白,只有小叫花瞧见白芸熙被带走到了哪里,现在也只能选择相信他的话。

         但他还是反问道:“我们?”

         林语柔认真的点了点头,语声坚定道:“你一定要带我同去,望舒他是因我才被谢安歌抓起来,我又怎能在这里置身事外?”

         慕容逸雪沉默了半晌,竟然说出了一句让林语柔很是意外的话:“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带你同去的。”

         轻舟行驶在西湖之上,船桨在小叫花手中,他摇船平稳,船速比常见的艄公快了不少。

         小叫花选择的水路也是最为便捷的,李家的玉皇山庄就靠近九溪烟树,船很快靠了岸。

         慕容逸雪众人前行不久,就远远瞧见了玉皇山庄,小叫花带路绕得了不少暗哨,正如他所说,此时谢安歌的守卫明显松懈了许多。

         慕容逸雪望着灯火通明的玉皇山庄,不禁感慨油然而生,不久前,他正是在此处和白芸熙结缘的。那后山小楼的琴韵,

         往事如梦境般浮现,只是没想到这次前来竟是为了救她。

         正当他回过神来时,却发现不知何时那小叫花和林语柔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