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南屏钟声
        南屏山下,净慈寺前。

         慕容逸雪掠过苏堤时,就听到了远方的悠扬空灵的钟声传来,这钟声像是能洗净心灵,令人心境旷达。

         南屏山夜晚的钟声,也被誉为西湖美景之一,但此时慕容逸雪全然没有闲情雅致去欣赏这景色。

         净慈寺内寂静的可怕,寺内空无一人,僧侣已不知都去了哪里,慕容逸雪跨进主院时,就瞧见了祠堂内鲜红的血迹,血液触目惊心,还未有凝固。

         可祠堂内竟然半点人影都没有,就算冷静如慕容逸雪,此时他心中也慌乱的厉害,柳无名既说了白芸熙被关押在这里,那就一定不会错,那地上的血迹莫非是她的…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是拼命寻找着祠堂内的蛛丝马迹。

         但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已发现了这祠堂内有得不少凌乱的痕迹,这痕迹是刀痕!

         西门羽惯用的明明是剑法,可这刀痕又是谁留下的呢?谁会有这么锋利的刀?

         慕容逸雪好像想到了什么,身子再次凌空而起,向后山赶去。

         后山竹林茂密,静谧盎然,石台上就端正挂着一口大钟。

         他皱了皱眉,院里的门扉紧闭着,他小心的探开了门,就听到一个瑟瑟发抖的声音问道:“施主…可是有什么事?”那屋子里昏暗,并没有燃灯。但并不难看出,说话之人是个年轻的僧人。

         慕容逸雪好似并不感到意外,微笑道:“大师方才可有敲钟?”

         那僧人显然镇定了些,双手合十状,悠然道:“敲了即是没敲,没敲即是敲了,施主又何必执着?”

         慕容逸雪呆了呆,忽然笑笑:“大师高见,打搅了。”那和尚暗自松了一口气,谁知慕容逸雪突然回身,着实的吓了他一跳,不禁结舌道:“施主…可还有什么事?”

         慕容逸雪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柳兄,这出戏还要继续演下去么?”

         良久,才听到屋里有人冷冷说道:“早知如此,我就该将他们全杀掉。”

         门扉敞开,灯光燃起。寺院里的僧人竟全都在这屋内,大气都不敢喘,门槛后端坐着一个漆黑长袍的男子,他的刀锋雪亮,正对着方才讲话的那僧人后心。

         那僧人面色惨青,颤声道:“是这位施主自己瞧出破绽,怪不得贫僧…”慕容逸雪笑道:“大师不必惊慌,柳兄如此做是有苦衷,并非真的存有恶意。”

         柳无名的刀锋一转,收回刀鞘,那和尚终于释然,险些腿间一软跪倒在地上,连声道谢慕容逸雪。

         寺里的僧人已陆续走出了屋子,柳无名沉默了很久,淡淡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慕容逸雪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西门羽这人出手阴辣狠毒,绝不会留下活口,我自从进这寺院内就没瞧见过半点人影,怎能不生疑?”

         柳无名淡淡道:“所以你就想到,这寺院里的僧人从一开始就是在后山做晚课的,不然以西门羽的性子,定然大杀屠戮。”

         慕容逸雪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他杀人若是为了灭口,就绝不会再费尽力气将尸身藏起来。”

         柳无名像是思索着什么,缓缓说道:“然后你就进了那祠堂,发现了我的刀痕。”

         慕容逸雪叹道:“不错,我起初以为那血迹是芸熙留下,但却没曽想到你为了救她而受了伤…”

         柳无名打断了他的话,忽然道:“你若是以为那血迹是我留下的,你就错了。”

         慕容逸雪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不是你…是西门羽受了伤?”

         柳无名冷哼一声道:“你一定是认为我不可能胜过西门羽,是么?”

         慕容逸雪默然,西门羽和柳无名无疑是武林中绝顶高手,若是全盛之时实力应当不相伯仲,可柳无名交手前就已经受了伤,他实在想不通柳无名是用了怎样的法子战胜西门羽。

         柳无名嘴角扬起,说道:“你当然想不通我是怎么伤了他的,我只是用了些拼命的招式。”

         慕容逸雪恍然明觉,柳无名身受苍月宗追杀,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而西门羽则不同,他太畏惧死亡了。

         柳无名一直用着拼命的招式,西门羽只能选择避其锋芒,他不敢与其拼上性命,招式上不免就有所保留,因此落了下风,也难怪会输。

         武林中的决斗,并不一定是比谁的武功强弱,柳无名就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柳无名竟然叹了口气,黯然道:“我本想即使伤不到西门羽,就算只是消耗了他的气力,他也定然会逃走的,那你的女人就会得救了。”

         慕容逸雪喃喃道:“不错,他本是以逸待劳等我前来送死,但若是待我来时内力不济,死的人反倒会是他了。他无论胜败,都只能逃走。他既受了伤,就绝不愿再带着芸熙一同走了。”

         受伤之人若再携同一人,还能走得多远?

         柳无名脸色阴沉下来,冷冷道:“我本已得手,谁知暗处竟有人放了毒针,这都是你们江南子弟做的好事。”

         慕容逸雪面色变了,恨声道:“原来又是谢安歌,我早该想到是他带路西门羽找到我那梅坞,掳走了芸熙。”

         谢安歌暗器得手后,定然与西门羽携着白芸熙,苏婉儿一并离开了净慈寺。

         有他在,西门羽也不必担心慕容逸雪追踪上来,二人合力纵使不敌,也可脱身而逃。

         柳无名突然淡淡问道:“你瞧见那血迹认为是我受了伤,应该追出寺外才是,又怎会认为我还在寺内的?”

         慕容逸雪瞧着他,突然神秘的笑了笑:“因为钟声。”

         柳无名语声迟疑道:“钟声?”

         慕容逸雪点了点头,说道:“这净慈寺本就因为钟声而闻名,若是凭空无故没了钟声,苍月宗追杀你的人必然会来探个究竟,所以这钟声是你逼迫那僧人敲的。”

         柳无名默然半晌,突然阴灿灿的一笑:“慕容逸雪,这世上难道没有事能瞒得过你么?”他突然停止了笑声,因为他发觉慕容逸雪此时的脸色并不好看。

         柳无名第一次垂下了头,哽声道:“此事怪我,若不是我草率动手,你一定会在这净慈寺就把她救下来,是么?”

         慕容逸雪动容道:“柳兄,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已不知该如何谢你,你又何出此言?”

         柳无名摇了摇头,凄然一笑:“我柳无名此生从不交朋友,只会杀人,但你却是我唯一的朋友。”

         慕容逸雪只觉得心潮涌动,眼中像是起了热腾腾的雾水。

         他握住了柳无名的手臂,正色道:“既是如此,柳兄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

         他凝视着柳无名,一字一顿说道:“你一定要告知我,苍月宗的宗主究竟是谁?”

         柳无名的脸色骤然变了,嘎声道:“不,你绝不能打他的主意!”

         慕容逸雪大声道:“我当然知道他的武功必然极为高深,但我也知道若不能除掉他,你,我,甚至整个武林都永不得安生!”

         柳无名的表情像是活见了鬼,嘴角不停的抽搐,悚然一笑道:“我知道你绝不会怕他,你已久被称为剑中之神…”他又凄厉的笑了起来:“可就凭你的剑法,在他面前绝对走不过三招…”

         慕容逸雪的目光闪动,心中的起伏久久不能平息,这世上竟有武功如此高绝之人?

         柳无名淡淡道:“就算你的武功能够胜他…我也不能告诉你他的身份。”

         慕容逸雪瞪大了眼睛,说道:“为什么?”

         柳无名神色黯淡,长叹道:“我是个孤儿,他把我养大且传我武艺,你虽是我的朋友,但我也绝不会出卖我的恩人…”

         慕容逸雪默然了很久,不远处又有悠远的钟声响起。

         他长叹道:“那你总该告诉我,他们把上官明月怎么样了?”

         柳无名皱了皱眉,说了一句让慕容逸雪很是意外的话:“那是谁?”

         慕容逸雪愕然道:“你们威迫她写了书信,才致使我去烟雨楼赴约的,不是么?又怎会不知道她?”

         柳无名瞧着他,淡淡道:“他若是真下决心杀你,你现在无疑已是个死人了。”

         柳无名所说的他,自然就是苍月宗的宗主。

         他的言外之意是,苍月宗的宗主若是杀你,根本不需要想用什么法子的。

         慕容逸雪心中波涛不定,他此次离开梅坞,最主要目的就是从苍月宗手中救出上官明月。

         他长吁了一口气,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青狮’龙独鹤,究竟是谁?”

         柳无名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确实不知道,那龙独鹤的身份隐秘的很,否则也就没必要常年戴着那厚重的面具了。

         柳无名接着说道:“我只知道,他在苍月宗的身份不低,已逐渐替代昔年的宇文煌,即将成为四位苍月使者之一。”他生怕慕容逸雪听得一头雾水,解释着说道,苍月使在宗门内的地位,仅次于苍月宗主,足以调遣任何苍月宗的高手。

         慕容逸雪缓缓走出了净慈寺,柳无名说了这么多,但自己对苍月宗还是一无所知。

         但他至少确定了一件事,上官明月并没有在苍月宗手中。

         那神秘的苍月宗主,真的有那么厉害?

         世上绝没有能三招之内就击败自己的人,他还从未品尝过失败的滋味。

         柳无名越是将他说的神乎其神,慕容逸雪就越想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