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黄鹤名楼
        ‘潇湘剑客’沐长风顾名思义,常年闻名于鄱阳湖南部潇湘一代,虽然他自幼生活在北国,但他骨子里还是潇湘子弟。

         然而武林泰斗武当派也处于鄱阳地界,临近故土,沐长风不禁泛起一阵思乡情念,可近来武林发生的事太多,他心道尽快了结此事,也总该回去看看了。

         想必现在濮阳玉应该已接到慕容逸雪的传讯,洛阳离嵩山少林寺最为近捷,‘中原大侠’濮阳玉神功盖世,何况还有‘花神医’花白芷,‘飞天狐狸’令狐小飞一同前往,定能保住方生大师安危。

         然而保护武当玉虚真人的重任就托付在沐长风的身上,此时他势单力薄,并无帮手,倘若苍月宗数名高手前来,那玉虚真人的安危岂非…他实在没有把握,只盼望慕容逸雪快些解救出白芸熙赶来。

         只是他不知道,慕容逸雪已绝不会来了。

         若说这鄱阳地界闻名天下的名楼,要数得黄鹤楼。

         沐长风没有直接赶往武当山,而是先行来到了黄鹤楼,并不是他分不清何事重要,有得闲情雅致来登高抒怀,而是他瞧见了一个人。

         这人的江湖地位已然不轻,他本不该独身出现在此地的,沐长风瞧见他时,便暗自跟了上来。

         此人赫然就是华山派现任掌门,密谋杀害华山派大弟子燕双清之人——顾青峰!

         华山派远在长安,他本不该千里迢迢来到此地的,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可沐长风瞧见他并不意外。

         只因他先前已悄然发觉他一次,在一个极其阴暗的破庙之中,那一次他得到了至关重要的讯息。

         只是不知他这次要见的人会是谁呢?会不会是那神秘的青面人龙独鹤?

         沐长风只觉得心跳愈加快了起来,顾青峰已在黄鹤楼前伫立了很久,只是抬头仰望着高耸的黄鹤楼怔怔出神,沐长风暗笑道,这歹人莫非把自己臆想成浩然公了么?老天,待会千万莫要吟诗作对就好,否则非要笑出声不可。

         谁知顾青峰忽然脸上浮起笑意,甩袖缓身走入了黄鹤楼中。

         他看到了什么?为何伫立如此之久,现在却走上了楼?

         沐长风就藏身在黄鹤楼台下的玉石阶下,根本瞧不见楼上有什么人,只得暗暗着急,他并不敢贸然追上楼去,总觉得此事绝非简单,暂且静观其变。

         果然,没过片刻,便缓缓走来一位翠衣妇人,那妇人长得不甚貌美,随身佩着一对精巧短剑,沐长风已认出了她,正是峨嵋派的崔绿珠。

         沐长风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道幸好方才没有冒失追那顾青峰,不然定然会被崔绿珠觉察。

         这崔绿珠武艺虽不弱,但论起资历,威望,都要比峨嵋派梅大师梅红华差上半截,想必她一心惦念掌门之位,与苍月宗合谋杀害了梅大师。

         梅大师故去,崔绿珠顺位峨眉掌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和华山派顾青峰所做之事同出一辙。

         崔绿珠只是淡淡的瞧了楼顶一眼,便缓身走上了楼,沐长风暗道,那楼上难不成就是他们约见的人么?如果猜得不错,南海剑派雪鹰子应该也会随后而至。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一位黄衫老者远远走来,他背后挂着一柄狭长的细剑,眼神中透露着精光,沐长风暗叹道,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想不到南海剑派灵鹫子也是贪图权势之人,昔年间灵鹫子为了救下掌门师兄雪鹰子,以一人力敌八名魔教高手,险些重伤失掉性命,就是这样位高权重的南海派高手,怎也会迷失了心窍?

         但这却不是让沐长风最为吃惊的,灵鹫子并非一人前来,他身旁的玄袍老者仙风道骨,虽然两鬓已经雪白,可他的神采依旧,腰畔插着一柄七星剑,沐长风的表情似已凝结,这人既然出现在此地,无疑已是苍月宗作为武当派的内应,可他的辈分甚至比玉虚真人还要高,怎会贪图这掌门之位?

         沐长风不禁心中一阵悲凉,他暗叹这百年间的名门正派,竟为私人私欲做出欺师灭祖之事,苍月宗恰巧利用了这人性的弱点,不费吹灰之力就已控制住四大门派。

         想必各派的弟子也永远不会想到,德高望重的掌门竟然背后隐藏着如此令人发指的往事。

         这仙风道骨的老者是武当清虚道长,若论起辈分来说,已算的上当前掌门玉虚真人的师叔,一个灵鹫子已够让沐长风吃惊,没想到清虚道长亦是如此。

         只听得清虚道长沉吟问道:“他已来了么?”

         灵鹫子抬头瞧着黄鹤楼顶,随即微笑道:“道长放心,我宗之人向来守时,他想必已来了些时辰。”他竟然已自称是苍月宗之人,脸上尽是得意的神采。

         清虚道长含有深意的瞧了他一眼,微微点头,便随步走进楼中。

         他是谁?想必就算不是龙独鹤,也一定是苍月宗内威望极高之人,近日来的掌门谋害案,应该都是此人谋划所致。

         沐长风暗道,幸好自己碰见顾青峰跟踪至此,既然清虚道长前来,想必他们众人前来相聚,所谋划之事正是如何刺杀玉虚真人!

         此时已是黄昏后,暮色已深,黄鹤楼中并没有燃灯,沐长风正思忖如何潜入较为稳妥之时,就瞧见远处石台下有一个暗影闪出。

         那暗影身法灵巧,只是纵身一步就跃上了二层的屋檐,只是他的江湖经验似有不足,虽然他的轻功不弱并未发出声响,但他的行为无疑太冒失了些。

         沐长风只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他不动声响,从后方渐渐绕了过去,只见那暗影在二层静静凝视了很久,身形才开始缓缓移动。

         沐长风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顾青峰众人应该都在楼顶,不然这暗影定会被他们发觉。

         那暗影身子翻起,用脚尖轻轻勾住第三层的屋檐,腰间一扭,就如棉絮般飞身落入三层,沐长风已忍不住暗自叫好,但他心道必须尽快制止这暗影继续贸然向上跃动,否则非要坏了自己的计划不可。

         沐长风身形抖动,从楼中二层旋身而出,用手轻探那暗影的肩膀,谁知那暗影恍然回身,一剑就刺了过来!

         这一剑极快,剑法也是极其灵巧,这漆黑的剑影熟悉的很,沐长风急忙沉下身子迅速下坠,躲开了这迅疾的一剑。

         那暗影一回身,沐长风刚好瞧见了他的面容,忍不住失声说道:“南宫兄弟,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