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杀手书生
        西门羽此时坐在宽敞明亮的马车里。

         这马车内的装饰奢华,他把身子慵懒的靠在鹅毛般的软榻之上,比桃花还要香的女子,一双柔荑轻轻帮他按着额头和肩膀。

         他感觉浑身飘飘然的,像是踩在云朵上,他无疑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

         面如桃花的女孩子,显然涂了娇艳的胭脂,她叫小红,现在她的脸颊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样红。

         西门羽无疑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子,他被称作‘杀手书生’,因为他不杀人时就像是一个书生。

         坐在西门羽对面的,倒也是位温文尔雅的公子,他身旁也有一位美貌娇艳的姑娘。

         谢安歌大笑道:“西门先生,这次我们得知了慕容逸雪的消息,要多亏了婉儿。”

         苏婉儿嫣然道:“还不是你一眼就瞧出南宫怜那小子性情纯良涉世未深?”

         谢安歌在她的腰间微微拧了一下,狡黠的笑道:“但你只是用了几滴眼泪就从他那里骗出了消息,看来女人的眼泪才是最厉害的武器。”

         苏婉儿嘤咛一声,扑到了谢安歌的怀里,西门羽此时虽然还在浅浅的笑着,但他望着苏婉儿的眼神竟有些痴了。

         他身旁的小红却甜甜笑道:“在我看来,女人的笑才是最厉害的武器。”她笑起来很好看,可是西门羽连看都没看一眼。

         小红是个特别懂得如何伺候男人开心的女子,她已瞧出西门羽此时兴致不高,连忙添了一杯酒,想给他送入口中。

         道路似有颠簸,小红倒酒的手逐渐不稳,酒不小心溢了出来,溅到了西门羽的衣衫上。

         小红花容失色,连忙从怀中掏出粉樱色的丝巾,小心的擦拭着西门羽衣衫上的酒渍,她赔笑着瞧向西门羽,发现他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容,并没有丝毫愠色。

         小红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以她多年服侍男人的经验来看,这公子爷是不会生气了。

         谁知西门羽手中的折扇竟突然一抖,一道光影闪过,小红就再也笑不出了。

         小红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她的脖颈处有一道浅细的伤痕,若不是仔细看,根本瞧不出任何异样。小红还是笑着的,她至死都不会相信这公子会在谈笑间杀害她。

         西门羽摆了摆手,车轿停了下来,于是小红娇美的身子就被扔了出去。

         杀手书生!好狠毒的人!

         西门羽杀人时笑的还是很温柔,他杀人的手法也极其优雅,就像是一股和煦柔美的风,轻拂过去,就带走了小红的生命。

         西门羽还是浅浅的笑着,就好似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此时谢安歌和苏婉儿的脸色变得苍白,他们见过心狠手辣之人,但从没见过西门羽这样温柔微笑间还能杀人的人。

         小红是谢安歌从春香楼花了重金请来的当红姑娘,他并不心疼银子,谢家家财万贯,银子是花不完的,但西门羽方才的行为无疑让他胆寒。

         谢安歌勉强笑着说道:“西门先生不喜欢她,是小弟疏忽了,照顾不周还请见谅。”他突然打开了车窗,对着后面的随从吩咐道:“去给我把杭州城最好的姑娘都找来,花多少银子都不要紧。”

         西门羽摇着手中的折扇,微笑道:“谢公子好大方的出手。”

         谢安歌也微微一笑道:“能让西门先生满意,小弟高兴也是来之不及。”

         西门羽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道弧线:“在我看来,任何女子都比不上你怀里苏姑娘的莞尔一笑。”

         谢安歌身子一震,怔住半晌,长吁了一口气道:“若是西门先生抬爱,今晚…”他话音未落,苏婉儿的身子已抖的厉害,颤声道:“谢安歌…你说什么?”

         谢安歌冷下了脸,淡淡说道:“西门先生风流倜傥,武功卓绝,婉儿你应当高兴才是。”

         苏婉儿瞪着他,带有不可置信的眼神,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

         西门羽没有理会他们的争执,浅笑依旧:“如此这般,鄙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马车前行的方向,就是慕容逸雪的梅坞所在。

         慕容逸雪就是从这里离开山谷的,若是他知道再过片刻西门羽一行人的马车就会经过,就算剑锋架在他的脖子上恐怕他也不会走的。

         梅兰雨竹此时应该还在去杭城暖心阁买糕点的路上,此时梅坞只剩下白芸熙一人。

         慕容逸雪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事,他很快就来到了杭城。

         他远远瞧见醉仙楼时,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不久前他还在这里因为她喝的酩酊大醉,而现在她已成了梅坞的少夫人。

         慕容逸雪回眸间瞧见了一个身影,他已忍不住跳起来,快步而行拍了那人的肩膀一下,展颜笑道:“沐兄,你怎会在这里的?”

         那人剑眉凤目,目若朗星,不是沐长风又会是谁?

         沐长风转过身,有些惊讶的望着他,呆了半晌,也大笑道:“慕容兄,你的伤已好了么?”

         慕容逸雪微笑道:“伤口已经痊愈,就算灌下一坛子竹叶青也绝不会痛了,沐兄不信的话不妨来试试看。”

         沐长风大笑道:“不错,相逢岂能无酒?”

         好朋友相见,总是开心的。桌上已摆满了酒坛,两人用大碗喝着,直瞧得旁边的人目瞪口呆。

         沐长风放下酒碗,正色道:“慕容兄,你既已离开了梅坞,就说明那南宫家的少年已去找过你了,是么?”

         慕容逸雪叹了口气说道:“不错,我只是没想到,竟然连南海雪鹰子和峨眉梅大师都惨遭杀害。”

         沐长风眸子也变得深沉,缓声说道:“近来我可是没闲着,一直追查那龙独鹤的下落…”

         慕容逸雪问道:“哦?可发现了什么?”

         沐长风面色凝重道:“你可知道濮阳玉为何一直在八方客栈,好似故意等人来查你下落?”

         慕容逸雪默然半晌,忽然笑道:“那大胡子四肢发达,头脑倒也不简单,他定是为了瞧瞧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沐长风满意的瞧着他,赞叹道:“不错,看来什么事也瞒不过你。最想知道你下落之人,一定就是苍月宗,所以那龙独鹤定然是去了八方客栈。”

         慕容逸雪‘嗯’了一声,缓缓道:“不错,但他绝不会再戴着那青色面具去了。”他喝了口酒,笑道:“他若是戴了那诡异面具前去,大胡子定然会忍不住将它摘下来,踩成两半。”

         沐长风接着说道:“可去的人实在太多,那龙独鹤若是易了容,认出他岂非比登天还难。”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又说道:“可前些日子,我却瞧见了华山派顾青峰经常出没在八方客栈,就开始暗中跟踪他。”

         慕容逸雪咬牙道:“这歹人,想必现在已如愿当上了华山派的掌门。”他不禁闭上双眼,想起了燕双清惨遭杀害的样子。

         沐长风忽然说道:“你可知道我一路跟踪那顾青峰,发现了什么?”

         慕容逸雪摇了摇头,说道:“难不成他与谢安歌又谋划着什么事?”

         沐长风叹道:“这也就是我推断龙独鹤身份的关键所在,那****一路跟踪顾青峰至洛阳城外一处破旧的寺庙,他毕竟武功不弱,我不敢跟的太紧,他本身也警觉的很。”

         他又道:“我发觉那破庙里早已有人等候顾青峰,那庙里幽暗的很,但我还是瞧出了那庙里的人正是峨眉派崔绿珠和南海剑派灵鹫子!”

         慕容逸雪脸色突然变了,失声道:“原来如此,这苍月宗在武林各派里都有内应。”

         沐长风轻叹道:“我那时的反应也像你这般惊讶,只可惜我离的太远,他们说些什么我是没法子听清了…”

         慕容逸雪的眼神中浮现出笑意,握住沐长风的手臂说道:“至少我们现在已知道,龙独鹤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只见他喃喃道:“司马府,华山,峨眉,南海,接下来该是点苍了是么?”

         沐长风摇了摇头,说道:“之前纳兰子清说过,那龙独鹤会用你的剑法,想来定是剑法极其高超之人,而司马玄遇害那日,他也一定就在司马府之中。所以我最近常想,这龙独鹤会不会就是点苍掌门龙景云…”

         慕容逸雪好似陷入到了深思当中,微微皱起了眉,沐长风又接着道:“龙景云的回风舞柳剑法无人能敌,而点苍也常年惯用软剑,若是他模仿你的剑势,以极快的剑路一剑封喉,岂不像极了你的那一剑?”

         慕容逸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叹道:“不错,我先前怎没想到龙景云就是龙独鹤呢,那下一个遇害的人若不是点苍派,就只剩下…”

         “少林,武当!”慕容逸雪和沐长风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慕容逸雪凝声道:“现在武林四大派无疑已被苍月宗牢牢控制,若是少林武当二派也牵连其中,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沐长风正色道:“不错,此事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

         他话音未落,就瞧见两个少女满脸焦急的闯进酒楼,慕容逸雪的脸色变了,连忙问道:“梅兰,雨竹,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梅兰大喘着气说道:“少爷,不好了,夫人她…她被人掳走了。”

         慕容逸雪脸色煞白,失声道:“你说什么?”但他毕竟还是性格沉稳冷静,知道此时此刻决不能慌乱,他平复了心情,缓声问道:“你俩且详细说来。”

         雨竹焦急说道:“我和梅兰二人在暖心阁买完糕点,就想着快点给夫人送回去,却没想到,夫人并不在家中,我们起初以为夫人跟少爷你一同出门了,谁知…”她急的哭了出来,哽咽道:“谁知夫人的闺房中,竟瞧见了血迹斑斑的…”

         就算是慕容逸雪,此时也冷静不下去了,沐长风失声道:“难不成是南宫怜说出了你的消息?”

         慕容逸雪面色变得可怕,冷声道:“不,我相信他。”他一拳重重击在桌案上,沉声道:“只是不知是谁,他又把芸熙带到了哪里去?”

         只听得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我知道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