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回风舞柳
        龙独鹤此言一出,众人俱是把目光聚集到了木梁之上,沐长风惊出了一身冷汗,暗道这龙独鹤好生厉害,竟然觉察出了自己的所在。

         南宫怜手握湛卢剑,还未来得及起身,就被沐长风点了穴道,他想发声,可就连话都已讲不出,沐长风神色复杂的瞧了他一眼,提剑跃下木梁。

         顾青峰瞧见他时,就像是见了鬼一般乱叫道:“龙先生,我认得他!他就是‘潇湘剑客’沐长风!”

         龙独鹤像是并不意外沐长风的到来,负手而立,淡淡说道:“阁下可都听到了些什么?”

         沐长风随手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大笑道:“实在抱歉的很,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在下全部记忆犹新。”

         虽然那龙独鹤戴有面具,瞧不清他的神色,但沐长风明显察觉到他面具下的脸庞微微抽搐,显然脸色变了。

         龙独鹤冷声说道:“那我也只好对阁下说声抱歉了,因为我只知道一种法子能让你永远保守秘密!”

         这种法子当然是杀死他,只有死人才会永远没法开口说话。

         顾青峰,崔绿珠,灵鹫子的身形已掠起,松纹剑,峨眉双剑,南海派的细剑已从不同的方位袭来,沐长风手腕一抖,承影剑也已出鞘!

         顾青峰,崔绿珠,灵鹫子三人既能担任一派掌门,武功定然不弱,武林六大门派武学博大精深,华山派的剑势凌厉,峨眉派双剑柔中带刚,南海剑派剑法灵巧多变,沐长风整个人已笼罩在这密集的剑路之下,竟然丝毫还手的招式都施展不出。

         龙独鹤还是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淡淡问道:“以道长所见,潇湘剑客的武功如何?”

         清虚道长冷笑道:“老朽所见,以多敌少不一定就能占得他的便宜,不出二十招,顾青峰三人定然败下阵来。”

         龙独鹤沉默半晌,缓缓说道:“不错,沐长风虽然看似被动,但他的气息均匀,步伐也没有得半分慌乱,显然是在观察剑路,待到他找出破绽,就离获胜不远了。”

         密集的剑路下,沐长风的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好在并没有致命伤口,正如龙独鹤所说,现在他已渐渐找出顾青峰三人的破绽。

         顾青峰的剑势虽为凌厉,但距离华山派剑法的精髓相差甚远,他的出招虽快,收剑的火候就差了许多,这就是致命的破绽之处。

         崔绿珠的双剑很好的弥补了他的不足,她双剑轮番抢攻,剑路密集,但如此持续下去,气力难免消耗过快,现在她已逐渐力不从心,剑势也明显减缓了许多。

         灵鹫子是这三人中武功最为高强的,他虽没什么致命的破绽,但若是顾青峰,崔绿珠二人败下阵来,沐长风与他单打独斗却有十分的把握取胜。

         沐长风想到这里,手中承影剑终于出招,他瞧准了空隙,随手一剑刺出,顾青峰竟然瞧不见他的剑锋在哪,就感觉肩膀一凉,他手中的松纹剑也因为吃痛脱了手。

         这顾青峰的剑路撤出,沐长风明显轻松了很多,他故意卖了一个破绽,使崔绿珠双剑抢攻而出,反手一剑架了出去,这一剑力道甚足,崔绿珠武功虽不弱,但毕竟是妇人身,竟被他这一剑击退出去数步才勉强停下。

         只剩下灵鹫子一人,他的细剑犹如灵蛇般袭来,沐长风承影剑起,只瞧见一团光影闪过,灵鹫子每次出手,都犹如蛇身被牢牢捏住七寸,剑势轻易化解。

         南宫怜身在木梁之上,他不禁为沐长风的安危所焦急,但现在他已忍不住为他暗暗喝彩。

         沐长风顷刻之间击败了三人,他们无一不是武林中一流高手,那龙独鹤此时再也瞧不下去了,冷冷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他的衣衫袖口很长,正好能盖住他的手臂,此时他挽起衣袖,一双手掌竟如他的面具一般闪动着幽光,沐长风的脸色变了,失声道:“青冥爪?”

         龙独鹤点了点头,淡淡道:“不错,你今日能死在青冥爪下,也不枉此生了。”

         沐长风冷笑一声,说道:“谁生谁死,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那龙独鹤的身影鬼魅般掠动,闪身间手中利爪已攻出八招,这青冥爪上淬了剧毒,沾破肌肤不出半个时辰,定会毒发身亡,沐长风有几次险些被这阴毒的招式所伤,汗水已湿透了衣衫,就连南宫怜也暗自为他捏了一把汗。

         沐长风此时虽然有轻伤在身,但他的剑势没有丝毫紊乱,飘忽不定的剑影使龙独鹤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就听得一声闷响,龙独鹤的手背已被划伤,就连那坚韧的青冥爪也被沐长风的利剑斩碎,这一剑之威,并不弱于慕容逸雪那绝尘的一剑!

         沐长风凝视着龙独鹤,淡淡说道:“你并没有使出全力,为何要用这不擅长的兵刃与我对决?难道你怕一旦使出自己本门的武功就被我瞧出真实身份么?”

         那龙独鹤身子发颤,他没想到沐长风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是他先前低估所致,但他好似并不想再继续战下去,连忙说道:“道长,此时正是为我宗立功的机会,沐长风现在力气已耗竭至少五成以上,你还不快些一剑杀了他?”

         清虚道长的表情淡然,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只听得他缓缓说道:“老朽明白了。”

         他虽然已年迈,但没有人会否认他的功力之深厚,剑路之灵犀,他的七星剑已然握在手中,剑未出鞘,剑气已四散开来!

         这沉重的剑气压得沐长风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他的表情虽然平静,但心里清楚的很,自己先与顾青峰三人交手获胜,又与龙独鹤这样绝顶高手对拆至少三十招,现在已是强弩之末,方才他出言相激,无非只是想从气势上压倒龙独鹤。再者若是龙独鹤出手,就能确认自己先前的猜想是否正确,即使他身死在此,南宫怜也可得知龙独鹤的真实身份。

         但清虚道长若是出手,一切都不一样了。

         清虚道长此时体力,剑气都在巅峰,若是他出手,不出三招,沐长风必然会殒命于他的剑下!

         清虚道长的双眼微微闭起,身上已凝聚着惊人的剑气,沐长风才发觉自己错了,若是这一剑出手,恐怕自己一招都接不住。

         沐长风神色颓然,长叹道:“我实在想不到,就连你也会加入到苍月宗。”

         清虚道长的双眼缓缓睁开,淡淡说道:“你想不到之事,还远远不止这些。”只见他的身形已飞起,他手中的七星剑一出,就有血花飞起!

         只不过并不是沐长风的血,而是顾青峰的血!

         顾青峰没有看清他的剑是何时到了自己面前,胸口就已被刺穿,他到死都没想到清虚道长竟然会出手杀死自己。

         沐长风的神情好似呆滞,他实在没想通这是怎么回事。

         龙独鹤的身子发抖,沉声道:“我早该想到不能相信你!”

         清虚道长沉吟道:“我辈之人,有所为有所不为。背信弃义之事,老朽是万万不会做的。”

         龙独鹤咬着牙说道:“好,很好。”

         清虚道长淡淡说道:“好,出你的剑。”

         龙独鹤的面具下的眼睛仿佛瞪了起来:“你说什么?”

         清虚道长望着手中的七星剑,冷笑道:“我知道你是用剑的,事到如今,你若是不想承认,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龙独鹤沉默了很久,突然阴冷的笑道:“好,但若是我的剑一出鞘,你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只瞧见龙独鹤手腕微动,已从腰间摸出一柄极软的长剑,那剑身抖动,宛如波浪般起伏,清虚道长的眼神中闪动着光芒,沉声道:“果然是你!”

         他的话音未落,身形也倒滑出去数步,那龙独鹤的虽然戴着面具狰狞悚然,但他的剑法却十分好看,通常好看的剑法都不实用,剑法毕竟不是用来看的。

         但他的剑法不同,宛如春风化雨般,剑路多变却并不显得阴狠,但这每一剑,无疑都是致命之剑!

         沐长风已瞧出了他的剑招,正是点苍派引以为傲的‘回风舞柳’剑法!这龙独鹤的剑法极高,他宁愿受伤也不愿使出全力,就是因为他的剑一出鞘,他的真实身份就难免被人瞧出!

         所以没到逼不得已之时,他的剑是万万不能出鞘的。沐长风现在才明白,为何清虚道长会假意投靠苍月宗,为的就是探查出这龙独鹤的真实身份,显然他先前已有怀疑之人。

         近来的掌门遇害之案,清虚道长怀疑之人一定就是点苍派的掌门,擅使‘回风舞柳’剑法的绝顶高手龙景云!

         沐长风已看出清虚道长武功虽深不可测,但毕竟年迈,以他现在之力,是绝不可能敌得过龙景云的,他既已知道了青狮龙独鹤的身份,就绝不会放走他。

         沐长风飞身一剑刺了过去,他与清虚道长二人合力围攻,今日就算龙景云插翅也难逃此地。

         他本想已被发觉行踪,今日必定殒命于此,心道舍身多探出一些讯息,好让南宫怜告知慕容逸雪,这是他尽所能做的全部之事。

         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转机往往都是这样出人意料。

         清虚道长的出手相助,让他由被动变为主动,龙景云纵使武功高绝,也绝对敌不过他们二人联手。

         可事情的转机并未有结束,眼瞧见龙景云已回身乏术之时,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从小楼的暗处竟缓缓走来一人,这人的面目闪动着幽光,仔细看来,打扮竟和眼前的龙景云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沐长风实在想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