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第五话到处都是秘密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被他禁锢在怀中,艰难地抬起螓首,颤声道。

     “这句话该我来问不是吗?”他俯身在她耳边,语气危险。

     “你——”她突然恍起什么,低呼道:“你知道了?”随即又用力摇头,“怎么可能?”

     “我说过,如果你要继续那个游戏,我也必不罢休!”

     两通匿名电话,外加今天的“巧遇”?!他冷笑。

     她脸上神色复杂,尴尬,惶然,慌乱,悲伤的情绪,一闪而过。

     向来平静无波的心绪,突然竟起了丝隐恻,陌生的情绪,顾夜白微微一惊,手上的力道不觉加重数分。

     她低声吟痛,“不是你想的那样——”

     最终,言止。

     “确是。”顾夜白眼底抹过嘲弄,“我倒是从没想到这所向来以治学风气严谨著称的高校居然也有女生做这种事情。把时间花费在这胡搞蛮缠上很好玩是吗?”

     他的讽刺使她垂眸无言以对,好半晌才拙然重复道:“不是那样的”

     “那是怎样?”顾夜白反唇而讥。

     她没吱声,只企图把自个可怜的手从他的铁臂中抢救出来,奈何无功,只得悻悻作罢,皱了皱小鼻子,嘴里不知咕哝了句什么。

     顾夜白见她这幅模样,一怔,一时竟发作不出,只是手下的力道,不觉又加大了几分。

     她疼得额上薄汗浅沁,几乎便要哭了。

     “可不可以请你先放开我。”

     “你说——”他口气轻柔,眼神却冰冷如魅,不着一毫感情。

     “我的问题你没作答,你还有资格讨价还价么?”

     “要说也只能说谎,再说——”她苦笑。

     几分钟前,他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心里微震,长指,把她的下巴勾起。为她的一分倔强。

     她却突然仰首。

     脸颊,不经意间便擦过他的嘴唇。

     他唇上的冰冷与她肌肤的温暖柔嫩交织在一起,奇妙的触感使两人俱是一愣。

     他松开对她的钳制;她也急急退了数步,脚下一个踉跄,却碰上了桌末,轰隆一声响,回声一室。

     顾夜白闭了闭眼,怎么会有这样拙的人。

     她羞愧,眼珠溜溜,瞟了他一眼,又靠到不远处的一个位子上。

     “再说,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哦,原来是这样。”他嗤笑一声,也不说什么。

     她心虚,瞟了他一眼,呐呐道:“真的。”

     “既然有人已准备作罢,却又偏偏很不凑巧的出现在距外语系楼区十多分钟的美术系楼;我是课后便立刻出来,到离开教学楼的时间里,并没有看到有人进出。不得不去猜测有人是跷课过来,你说,这决定放弃还是不是教人费解。”男人挑眉。

     女人顿时杏眸圆睁。

     “你怎么知道我是外语系的?又怎么知道我跷课?”

     声是蚊鸣。

     “你肩前的衣服湿了,也就是说,你曾在外面逗留过,并且,你必定是从北面逆风之处而来。如果是顺风,湿的该是你后背的衣服。”

     “学校在北面的建筑物就只有外语系的楼舍。而今天是星期一,全校所有专业的早课都排满。”

     她打,脱口,“还有这么多考究。”

     乌黑的眼珠溜溜转,装尸体。

     “嗯,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刚才的推测都对了?”顾夜白笑,笑意,不达眼内。

     气氛莫名紧窒起来,她只觉心律也加快了。

     男人的声音淡淡传来。

     “近日,你们系上的辅导员该会把你请到办公室喝喝茶。那幅情景,即使想想,也委实有趣不是么?”

     突然厌恶这场突如起来的纠缠。

     一场游戏,如果对手聪明,那才叫好玩,偏偏这女人如此拙劣。顾夜白眉间一漠,推门便出。

     “等一下,你就不要听我的解释了么?”

     空中,似乎传来她轻轻的叹息。只是,一掠,已散,不必去捕捉。

     她的声音,几分惶恐。

     “你刚才不是已经清清楚楚说明无可奉告了吗?再说,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听你的解释?”

     然,不过几下,他即顿了脚步。

     臂上一暖,一只柔腻温软的小手触上他的肌肤。

     耳边,低徊着,是她低低的“不要”。

     顾夜白眼里一冷,反手一扯一拉。

     她手上吃痛,“呀”的一声叫起来。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漠然挥开她的手,径直前走。

     “拿烟斗的男孩。”

     背后她的声音,急促而响亮。

     立刻引来堂内来往的人的侧目。是,争执的恋人吗。高大冷漠的男生,小脸涨得通红的女生。

     突然,生动了景致。在这风微凉的雨天里增添了几分喧闹的暖意。

     第六话他要她做的事情

     顾夜白一怔。

     这是他交给夏教授的作品中的其中一帧,这是他仿毕加索早年同名作品而临摹,不过其中又加了自己的技法和创意。

     “什么意思。”他阴沉地问。

     “是的,你的猜测都对。我知道在电话里对你的请求有点无——”含糊地带过最后一句。

     认错态度并不诚恳。

     顾夜白锁眉,只冷冷看她。

     “后来,我想,当面请求比较有诚意,可是,在见到你之前,我突然决定放弃了,不骗你。我是真的决定放弃了。”

     “这毕竟打扰了你的生活,我们又不认识,你并没有理由更没有义务帮我——你一定在想怎么会有一个人这么不害燥,脸皮厚吧。”她苦笑笑,“我确实打算放弃了。如果没有那些画,我断不会喊住你的。很美的画,我不希望就这样被雨水毁了。”

     “你懂画?”

     她摇摇头,神色有点黯然,随即扯出抹笑:“我,俗人一个,不过好东西,是雅俗共赏。”

     “雅俗共赏?”他唇角扬起丝冷笑,“你却清楚知道那是高更的作品《拿烟斗的男孩》。”

     “不是毕加索的么?”话音一落,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立刻噤了声。

     他颔首,淡淡道:“不错,连出处都很清楚。”

     她,被摆了一道。

     “那幅画,”她低了头,好半会才涩然道:“曾经,我认识的一个人也临摹过。“

     “那么明媚的颜色,花冠上的花还在开着,画里少年年华正好,可他却那么寂寞。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幸福和快乐,他的哀愁悲伤又有谁去想过,无人问津,也不过是刹那芳华,还没开尽已经凋谢。”

     闻言,顾夜白全身一震,墨濯的眸有瞬间的失神。

     男人的反应,她并没看到,只郑重地对他一鞠了,低声道,“之前对你所做成的困扰,对不住了。我不会再来麻烦你。”

     衣衫半湿,裹出纤瘦的曲线,小小的身影拖着缓慢的步子,渐渐便要消失在眼前,顾夜白一阖眼睛,又睁开,道:“非我不可?”

     她一怔,旋即折了回来,满脸惊喜之色:“你,改变主意了?”

     顾夜白不语,好一会才淡淡道:“不管怎样,今天的事,我欠你一个人情。电影下周末公映,到现在还有两周时间,你帮我做一件事,事了以后,应你所求。”

     “真的?真的?”她欢呼出声,眉眼盈盈,弯成一抹浅浅的月。

     “行的,行的。十件事都可以。”

     眉峰一皱,顾夜白有了平生第一次的悔意。

     寝室里,听罢,林子晏再次滚地。

     “那小女生叫什么?”

     顾夜白正埋头为作品润色,随手在一旁的画布上写了个名字。

     “路悠言?”林子晏撇嘴:“路有冻死骨的路,念天地之悠悠,独伧然而涕下的的悠,喜言是非的言?”

     “子晏,你脑袋里怎么净装龌龊的东西。”顾夜白嘴角微勾,手上动作顿缓,脑里突然浮起别前她笑意微微的小脸。

     “顾同学,也许我不招你待见,不过好歹我们也要相处一段时间,也不好老是‘喂’‘哎’,‘同学’这么叫吧。”她格格而笑,道:“我知道你叫顾夜白,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我叫路悠言,路遙知马力的路,悠悠寸草心的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言。”

     “不是言不由衷,言过饰非的言么。”他轻晒。

     “你——”她拉长小脸,怒了。

     “嗯,记下了。有姓名在手,要找你系上的辅导员时证据比较确凿。”

     一下,有人脸都绿了。

     “明天五点三十到我寝室找我,你就知道我要你做的事。”

     她懵然,随即满脸黑线,“还让不让人睡?”

     瞟他一眼。

     “再说,上你寝室做什么?你不会是坏人吧?”她小嘴微攫,腹诽加咕哝。

     男人利眸在她身上一度,微微挑眉:“你说,你能期待和一个32,25,34的女人做什么?”

     悠言当掉,脸大红,暴走。

     —————————————————

     天色尚未破晓,只在东方透了丝鱼肚白。

     北二栋宿舍楼前,一道帅气挺拔的身影静静伫立。白色衬衣,藕色休闲长裤,男子俊美得叫人惊艳的面容,使得林荫道上整幅景致生动起来。

     只是那重瞳却隐约折射出几分冷凝狠辣,眼皮底下透出几分青涩,那是昨夜纵酒的缘故。

     顾夜白自嘲一笑,那人的忌辰。

     每年的这几天,如果不靠酒精的安抚,他必定无法入睡,睁眼到天明。酒下空腹,胃便折腾得厉害。

     远处的身影渐次清晰,所有利芒瞬间敛去。

     待得悠言气喘如牛的跑到跟前,顾夜白已把眼镜戴上,刚才种种,便如风过无痕。

     “我没迟到吧?”悠言抚着胸口,道。

     顾夜白瞟了一下腕表,分针正好指上五点三十。

     “走吧。”

     方向,往前。

     悠言讶,本以为他会带她上寝室,却原来别有去处,眉开眼笑,“不必爬九层楼级,那敢情最好。”

     “嗯。”

     “那我们现在去哪?”

     “爬山。”

     “什么?!”

     有人泪奔,倒。

     第七话一个人是寂寞,两个人才是生活

     悠然摸摸鼻子,有点认命的跟在那人后面,心里腹诽。

     突然想起什么,又一溜烟跑到顾夜白面前。

     男人皱眉。

     “顾夜白,解决这个再走嘛。”

     他这时方才注意到她手上拎了几个袋子,袋子上方正一缕一缕的冒着热气。

     把其中两袋往他手里一塞,悠言已自动自觉跑到花圃一侧,小屁股往椅子一粘,翻了个肉包子出来,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顾夜白神色一僵,走到她面前,把东西递回给她。

     “怎么不吃啊?味道很好呢。谁让你约这么早!学校饭堂餐厅都还没开门,我可是跑老远买的。”

     说到后来,便是一副都怪你的表情。

     这女人似乎很有招惹人生气的本事。

     “谢谢。但我没吃早点的习惯。”他淡淡道,疏冷,有礼。

     自泠死后,他就再也不曾吃早点。

     记忆中,泠,那张纯净温暖的面孔,即使受了再多的屈辱与白眼,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眸内那份温暖的笑意,自此至终,不曾褪色。

     他的孪生哥哥。

     这个少年,他也许从没有强势过,但他很坚忍。

     顾家,岂止是大户之家,旗下艺询社,所涉猎的产业,坐拥资产亿万。

     而,他们是私生子。

     甚至,他们的父亲并不爱他们的母亲。包养一个女人,不过是有钱人余暇时的调剂。玩过,随手弃了,又有谁会说什么?

     母亲,很早便过世。操劳的,伤心的。竟然相信过那男人可笑的爱情。

     他们比谁都更清楚,在这世上,再也没有谁肯施予一份关爱给他们,要活下去,必须坚强。

     那时,他们年岁尚幼,还没有谋生的能力,每个月来自母亲哥哥的所谓责任的生活费少得可怜。他的画画天分却已渐渐显露出来,几乎把吃用的钱挪到买画具上。

     泠便把自己那份微薄的生活费再分成两份。除了正餐,哪吃过一份正式的早点或夜宵。

     泠有时会打趣说,白,你的一张画纸一支笔抵多少个包子了啊。只是生活再难,他也支持着他学画。

     他们从不争吵。独在学画这事上争执过数次。一度要放弃了,泠却无论如何不允。

     待得年岁渐长的时候,泠课下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打零工,支撑他学画所有费用。

     偶尔那月稍有剩余,买了一点其他吃食的时候,他总倔着脸不肯吃。

     泠却总轻轻说:“一个人吃不滋味。”

     他说,两个人吃不饱。

     泠指指肚子,笑,“这里,也许不饱。但这里——”拍拍胸口,“很满足。”

     一个人是寂寞,两个人才是生活。

     现在,他终于有能力让两个人都过上优渥的生活。只是,那个可以同享的人么,却不在了。

     永远的离开,再也回不来。

     “顾夜白,一个人吃不滋味。”

     困惑于他脸上阴郁的神情,悠言踱步到他身边,仰了头轻轻道。

     他猛然一震。

     景物似乎便在瞬息变换。

     眉眼弯弯的女生仿佛和记忆里那个少年的影像重合。

     怔仲之间,嘴角,突然微温,却是她掂脚把包子凑到他嘴边。

     “这下你碰都碰了,我也不能吃了,如果你一定不领情的话,那就把它扔掉。”

     他似乎无法说不了,不是么?再多,就显得矫情了。

     她又埋头呼哧呼哧的吃,猪么。

     只是她那个滋味的样子——他嘴角一展,也放进嘴里咬了一口,滚烫的肉汁,味道,委实不错。

     耳间,却是她小小的叫声。

     “怎么。”他道。

     “顾夜白,我突然想起,你手上那个原来是我刚才咬过的。”她圆睁着一双眸,定定看着他。

     他从没沾别人口水的习惯。一怔,拿着食物的长指一翻。很奇怪,心里倒没觉得丝毫厌恶。

     瞬刻,却是她张牙舞爪的笑声。

     “逗你玩儿的,我没有碰过。”

     女人啃着包子,含糊不清的说着,咯吱咯吱的,像小老鼠。

     喔,他也被她小摆了一道。

     乐吧。得意吧。

     好。真好。

     顾夜白微微一笑,“路悠言。”

     “哎。”

     “头低一点。”

     “做嘛?”她皱起两管眉。

     “你头发上粘了树叶屑子。”

     “哦,谢谢。”她脸微红,俯下螓首,让老大伺候。

     五指微屈,敲在她头上。

     啊。

     悠言一愣,猛地抬起头,手一指,“顾夜白,你敲人?!”

     他淡淡一笑,又收起表情。

     “嗯,逗你玩儿的。”

     说罢,抬腿便走。

     拽!这死人!

     悠言抓狂,瞪向男人高大宽阔的肩背。

     比比二人身高,无法报复。罢,拎着她的小包子,咬牙,跟着他继续跑路。

     第八话他要她做他的模特

     荧山。

     悠言没料到顾夜白要来的却是这座学校后侧的小山。

     “这里倒是很适合先什么后什么。”一路走,一路咕哝。

     二人的距离足以让他听清她的话。

     顾夜白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手掌,握了握,放开。

     嗯,原来,打人,可以上瘾。尽管,不过一回。

     行至半山腰,东方破晓,夺目的霞光拂面而来。

     悠言一时看得痴了,好一会才恍到老大已然走远。望去,却见顾夜白站立在不远的地方。

     微微的风中,意态闲适,阳光映在他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边,高贵得仿佛古希腊寓言故事中的神祗。

     不是没有见过装冷耍酷的男生。

     只是,眼前这个人,怎么说,他身上的疏冷并非刻意装扮,却是从骨子里一点一点透将出来。

     骄傲又寂寞。

     悠言突然一惊。不过是刚刚认识的人,她又有什么理由以什么立场去判断他的性子。

     她似乎是认识他了,但他的五官在她心中却始终那样的模糊不清,凌乱碎长的刘海和过厚的镜框把他与她隔断到安全的距离。

     这个男生身上似乎有股危险气息,若有还无,明知道要排斥却偏偏又被诱导着靠近。

     悠言呆了呆,又微微苦笑,拍了拍胡思乱想的脑袋,快步跟上。

     待到山顶,却见绿油油的草丛中躺了全套画具,画板,支架,画纸,炭笔,颜料,调盘,甚至,还有小桶清水。

     她这时倒是有了觉悟,大概猜到顾夜白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古怪的男人。

     “你这样随便乱扔,不怕东西被人偷去么?”

     顾夜白瞥了她一眼。

     “偷去就偷去罢,再说,这些我并不认为会有什么人偷。”

     一愣之下,她点点头。

     “也对。它们也只有在合适的人手中才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譬如你。”

     一顶高帽子砸过去总不会错吧。再说这男人的画真的让人惊叹。

     如果不是他的画,也许今天她不会在这儿,悠言不觉微微出神。

     只是,他为何一直寂寂无名?这样的画技,即使是被誉为全校第一的魏子健也绝对远远不及。

     魏子健,脑里映起那抹矫健的身影,脸上不觉一热。

     不动声色的扫了女人一眼,顾夜白淡淡道:“想起谁了。”

     这话一出,两人都吃了一惊。

     这男人的眼睛真毒。

     悠言大涩,呐呐道:“我没有。”

     “抱歉,是我多事了。”耳边,是男人冷硬的声音。

     悠言一时怔仲,垂了眸。

     “到那边坐下。”

     “你要我做你的模特么?”悠言微讶,羞涩了。

     “嗯。”

     “我还是第一次做别人的模特。我的样子还可以么?”

     她喜孜孜的语气,突然愉悦了他,刚才淡淡的不悦一扫而去。

     不悦?为什么不悦?为她脸上的晕红,为她突然想起了谁?!

     不觉,长指弯入掌中,他冷冷道:模特最重要是五官和形体突出,有时找不到好看的,丑不拉叽的也行。

     “顾夜白——”悠言怒,随手扼杀了一把生命,一坨草扔了过去。

     二人距离一段,她力气小,力度不够,无果。

     凝向那依坐在小岩石上的女人,顾夜白皱了皱眉。

     “你的姿势太僵硬了。我并不打算画死而不化的模样。”

     悠言大怒,圆圆的眸狠狠瞪向男人。

     “嗯,进步了点。”

     悠言黑线,倒。

     半晌,不见他动笔。

     疑惑。

     顾夜白道:放松点,做你平常认为最放松的姿势就可以。

     悠言吐吐舌,皱皱鼻翼,捣蛋的心思又起。

     “最放松吗?这可是你说的。”

     娇小的身子往后一仰,倚到石上,闭上眼睛。唇边抿起抹浅浅的笑,

     “睡着了就最轻松了。”

     开始装尸体。

     奇怪。

     好一会,也没听见他的声音,沁凉又微暖的空气中传来的,是若有若无的沙沙的声音。

     他开始了么。

     突然,声息,不闻。

     他生气了?!

     眼睛一睁。

     眸光,却突地和他的相碰。

     他正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柔和而专注,那薄薄的温润,仿佛一泓秋水细漩,把她慢慢吸了下去。

     他的手真好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

     炭笔轻轻移动,是在纸上勾勒着她的轮廓么。

     悠言不自觉咽了口唾沫,心跳,有点急遽。

     有点,乱了。</P></DIV>

     <TR>